留住乡愁 ——读庄乾坤的《记住乡愁》



前几日,闲暇时到书店去,被一柜上的一本名为《记住乡愁》的书吸引住了,随手翻阅几页,便决定买下来。这本署名为庄乾坤所著的书,应该是一本随笔结集,仅看书名,就把我吸引住了。文中的“中国会不会上演逃离曼哈顿”,“没有乡愁的小城镇”,“把祖宗留下的宝贝看好”等篇什,一下子勾起了我心中的乡愁情结。读罢此书,各种难以言表的乡愁,从字里行间里溢出来,爬上了我的神经末梢,爬满了我的心头。
 
        30年前,我告别那个绿树掩映的小村庄,来到了火热的军营,尽管故乡一度贫穷不堪,可无数个梦乡中,满满的都是故乡的影子,那村前小河里的莲叶和映日的莲花,还有村中心那棵不知多少经年的古槐。可是,如今故乡已经没有了宋朝诗人杨万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那样的景致了,就连我们儿时玩耍嬉戏的小河也难觅踪迹,还有那棵见证了乡村变迁的古槐,也被后人砍伐了。
 
        每当梦乡醒来,我就在脑海里搜寻故乡那些难以磨灭的乡土“元素”,可是这些“元素”正在消失。就犹如庄乾坤先生《记住乡愁》里叙述的一样,随着“小城镇建设的春天的到来”,我们周围疯长起来的都是“没有乡愁的小城镇”。
 
          几十年前,当我在远离故乡的异地读到台湾诗人余光中的《乡愁》诗的时候,我一下子为家乡的那棵古槐还有那片莲叶找到了注解。这些家乡的符号,不就是一个又一个的乡愁吗!?乡愁是一只风筝,无论游子飘泊到何处,都有一根线牵着你。近些年来,在我们面前,在我们心灵最敏感的一隅,关于乡愁的字眼愈来愈多。乡愁已经成为当下最热门的流行词之一,乡愁是什么?乡愁在哪里?在无坚不摧、所向披靡的现代化、城镇化的飙风中,柔柔袅袅的乡愁还留得住吗?读了庄乾坤先生的《记住乡愁》,我感情的闸门一下子开启了,我好像一下子找到了倾诉的对象。
 
          从《记住乡愁》中知道:全世界都用“城市化”这个词,唯独中国用“城镇化”。中国的社会结构,决定了“城镇化”的模式。庄乾坤还言道:城市,除了是资本的乐园,还能不能成为人类的家园?!一个没有乡愁的民族,像一群在草原上游荡的羊群,这段话,尤其震撼我,我想,它也同样会震撼着无数的读者,还有我们这个过于“感性”的社会。
 
         改革开放后,西方的影视片蜂拥而至,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全都是摩天大楼,国人都觉得,我们也应该是这个一样子,很多人偏狭的认为,这才是改革开放,于是乎,中国城市的摩天大楼如雨后春笋一般生长起来,哪个城市建筑越高,哪个城市就越有气派,对外改革的力度就好像越大,不仅这样,城市还出现了越来越多奇形怪状的建筑物,比如中央电视台的“裤衩”楼等等。当今,一些城市受地理条件限制和人口压力等因素影响,不得不把建筑的步伐迈向云端,这也许有情可原,可吃惊的是,我们所有的城镇都像中了魔咒一样,都在为自己城市的胸脯挺的越高,越引以为豪!如今,美国曼哈顿的一些居民因为难以忍受高楼大厦带来的压抑,正上演着一出“逃离曼哈顿”的话剧。当中国成千上万的城市将来也成为美国曼哈顿模样的时候,我们该逃离到哪里去?逃到小城镇?要知道,我们的小城镇,也正在向高楼大厦迈进呢!如果我们所有的乡愁符号,都消失殆尽的话。这是将是社会的悲哀,人类的悲哀。
 
          庄乾坤先生的这本书告诉读者,乡愁对每一个人、对每一个家庭、每一个民族的意义所在。
 
        是的,我们该如何在现代化、城镇化的铁铲下保留住一部分乡愁?让乡愁存续人心,存续于民族的文化基因,让子孙后代在现代化的进程中不至于迷失自己的精神家园,让惟一没有灭亡的的古老文明不被灭亡。
 
         读完庄乾坤先生的《记住乡愁》,我写下了这篇文字,特意命为《留住乡愁》!是啊!我们不但要记住乡愁,还要留住我们的乡愁!
 作者:铁流
| 政报传媒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