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文艺网
地方分站
北京 河北
山西
辽宁 上海 浙江 福建
山东 湖南 广西 重庆 贵州 西藏 宁夏 新疆 澳门 内蒙古
天津 河南 陕西
吉林 江苏 安徽 江西 湖北 广东 海南 四川 云南 甘肃 青海 香港 台湾 黑龙江
文化名人梁上泉书信集出版 见证60年坚贞爱情
人民文艺网    2013-04-16 13:07:58    文字:【】【】【

       文化名人梁上泉书信集近日出版,44封初恋书信,见证60年坚贞爱情

  学者彭斯远选编的《八方来鸿―――致梁上泉书》书信集近日出版,里面收录了文化名人梁上泉从上世纪50年代至新世纪期间的800余件书信。其中,开篇就是梁上泉妻子蒲心玉在50年代与他初恋时,写给他的44封书信,这些书信,见证了他俩60年的坚贞爱情。

  相遇

  一旦听到师范学校要演戏、作为主演的蒲心玉要登台,梁上泉就会与一帮男生翻墙溜到隔壁学校去看。

  “那时我把他当成大哥哥,那种感情很单纯。”蒲心玉回忆。

  梁上泉与妻子蒲心玉,都是四川达县人。来自大巴山深处北山乡的梁上泉,初中时进入达县县立中学,与蒲心玉的哥哥蒲新成同班。蒲新成是他们班上最优秀的学生,各科成绩好,还拉得一手好二胡,在美术方面的造诣也很高。

  对文艺同样很感兴趣的梁上泉和蒲新成过从甚密,并常受邀到蒲家玩。

  梁上泉第一次在蒲家见到蒲心玉时,她只有十三四岁,在一间教会学校上小学。蒲心玉自幼受哥哥影响,喜欢文艺,爱听爱演京剧和川戏。尽管家里环境简陋,兄妹俩还是可以搭台唱戏:一个把床当成舞台演戏,另一个则拉二胡伴奏。

  蒲心玉因能跳能演能唱,被教会学校相中,免收学费。她从教会学校毕业后,又因表演方面的过人天赋考入重庆渝女师音乐专修科。但是,短短一个学期后,她因父亲过世而转回达县师范学校。

  此时,已经升入达县县立高中的梁上泉,仍常去蒲家串门,他与蒲心玉以兄妹相称。他俩的学校只有一墙之隔,一旦听到师范学校要演戏、作为主演的蒲心玉要登台,梁上泉就会与一帮男生翻墙溜到隔壁学校去看。“那时我把他当成大哥哥,那种感情很单纯。”蒲心玉回忆。

  告白

  梁上泉参军临别时,送给蒲心玉一块白手巾,蒲心玉则回送给梁上泉一个小笔记本。

  “我们俩都很腼腆。但是我知道,在我的心目中,那时已经埋下了爱情的种子。”蒲心玉说。

  达县解放后,1950年,梁上泉报名参军,进入川北军区文工团。蒲心玉为了照顾母亲、妹妹,选择了离家更近的达县文工团。临别,梁上泉送给蒲心玉一块白手巾,蒲心玉则回送给梁上泉一个笔记本。

  “整个离别和互送礼物的过程中,我们俩都很腼腆。但是我知道,在我的心目中,那时已经埋下了爱情的种子。”蒲心玉说,之后的数年,梁上泉又调到北京工作,有时为写作而体验生活,须在祖国各地辗转,两人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只有通过书信联系。从进入达县文工团开始,蒲心玉就成为了台柱,追求者众多,心有所属的蒲心玉并没有动摇,因为她的心早已住着梁上泉。1955年初,梁上泉、蒲心玉,通过信件互相告白。

  结合

  一个放道具的房间成了他们新房。婚后,梁上泉回到北京,夫妻俩再次回到信件交流的状态。

  “那时的航空信件,是淡绿色的信封,传达室人员都说我们两个的爱情,是‘绿色爱情’。”蒲心玉笑道。

  1956年,部队领导同意梁上泉和蒲心玉的结婚申请。11月17日,从外地赶回达县的梁上泉,跟着蒲心玉随团演出。他在台下欣赏完蒲心玉独演的由川剧改编的音乐剧《思凡》。演出结束后,1000多名观众都不愿离场,达县文工团领导派炊事班挑来了两箩筐水果糖,散发给他们,并且意外地宣布了梁蒲二人的婚事。那一天成了他们的新婚之夜―――文工团为他们腾出一个放道具的房间作为新房。

  短暂的婚期结束之后,梁上泉回到北京,夫妻俩再次回到信件交流的状态。他俩用的都是航空信件。“那时的航空信件,是淡绿色的信封,在一摞信件中很特别,传达室人员都说我们两个的爱情,是‘绿色爱情’。”蒲心玉笑着说。

  1957年11月,梁上泉放弃了北京更好的发展空间,申请转业到四川人民艺术剧院歌剧团(后改名重庆歌舞剧团)任编剧。他说,是爱让他回到了故乡。

  回川后,梁上泉的工作地点在重庆,与仍在达县的蒲心玉,见面机会仍不多。1963年蒲心玉也调到重庆后,两人又过着交替在家的生活―――梁上泉回家时,蒲心玉随团巡演去了;蒲心玉回家时,梁上泉又在外体验生活。两人聚少离多的生活状态,在结婚三十年时接受采访的一个报道标题中可见一斑―――“结婚三十年,分离二十载”。

  金婚

  梁上泉翻开《八方来鸿》一书中收录的照片,指头长时间停留在一张50周年金婚时拍的照片上。

  “当时,她问‘哪个来背我?’;我说‘我来背你’。”梁上泉说,选择了在一起,就是坚持,他甘愿背着老伴一辈子。

  1968年,梁上泉、蒲心玉收获的一对双胞胎儿子,成为他们爱情和婚姻的重要维系。在这个文艺世家中,小双梁果,从小学习画画,现在从事平面设计,《八方来鸿》一书的平面设计就是由他操刀的。大双梁芒,现在是国内著名的词作者,作品有孙楠的歌曲《拯救》,以及《集结号》、《非诚勿扰》、《兄弟》等电影主题曲。

  如今,梁蒲二老的感情已经经历了60余年。蒲心玉坦言,婚姻中也遇到过矛盾和争吵,但是看到电视柜上摆放着的几张不同时代夫妻俩的老照片,回想起种种美好往事片段,就会自然而然地消气。

  “就像这次,一开始我本来不愿意把这些信件公开出版的,因为这是家事,涉及隐私,而且现在只有我写给他那部分,他写给我的那些书信,在文革时已经被烧毁了。”蒲心玉略带“抱怨”的口吻说,此外她还考虑到另一个因素,老伴已年逾八十,要花2年时间整理资料,长时间泡在书房,沉浸在字里行间,对健康不利。

  不过,蒲心玉最后还是选择了支持―――她将初恋时写给梁上泉的书信中,感情相对含蓄的一部分拿出。

  梁上泉饶有兴致地翻开《八方来鸿》一书中收录的照片,他的指头长时间停留在一张50周年金婚时,在长寿一酒店房间拍摄的照片。“当时,她问‘哪个来背我?’;我说‘我来背你’。”戴着老花镜的梁上泉充满幸福地回味着那一幕,他说既然选择了在一起,就是坚持,他甘愿背着老伴一辈子。 本组文/重庆晨报记者 卢雨 通讯员 孔祥军

  专家观点>

  资深情感专家、本报心理专栏主持张娓:

  婚姻是个慢活儿

  需要精神上共同成长

  从梁蒲伉俪的爱情故事可以反观,现在的时代背景下,社会浮躁,诱惑太多,很多年轻人在对待感情和婚姻时存在以下几种状态:

  第一,根本没理解感情和婚姻是什么,心智尚未成熟。迫于父母压力下,或者在周围朋友先后结婚的情况下,草率地恋爱结婚。

  第二,在恋爱或结婚的过程中,过多在乎物质,在乎追求一时浪漫,在乎惊世骇俗的求婚方式,在乎像“201314”之类的数字符号和形式追求。

  第三,对爱情和婚姻缺乏耐心、信心、信任;相反,自我意识太强,计较太多,只想索取和获得,而缺少付出。

  梁蒲伉俪的故事,对于时下年轻人的启示:婚姻是个慢活儿,需要长时间地去经营、磨合;最美好的感情,是有着共同的人生目标,彼此滋养陪伴,相濡以沫,在精神上共同成长,让彼此变得更好。

  “我们应该把这种纯真的情谊变成一种力量―――推动自己同样也能推动您一同上进。我希望您,我是多么地希望您的成功啊!我相信您的聪慧和毅力,因此我特别喜欢您的信中几句,那种豪放但不是自夸的话,您说这次参加进藏慰问团,我一定要争取入团,我愿意与您共勉!”

  (节录自1955年1月6日蒲心玉来信)

  “泉,我爱你,你有很高的理想,人呢,也非常热情,当然更重要的是,我们是同行,而且我俩的志愿也是同一个理想,那就是终身献给文艺事业!……要是以后有那么一天,组织要你到别的工作岗位上,能更好地为人民服务,我想,只要是对革命有利的,起的作用更大,我是完全同意,而更要鼓励你去好好地干。”

  (节录自1955年4月10日蒲心玉来信)

  “亲爱的,本想多给你写信,但你一天总是东走西奔,最使我担心的是怕你累病了,但我又相信西双版纳、阿佤山的任何狂风暴雨也不能把你打倒,你永远是一个健康勇敢的好战士!”

  (节录自1956年8月29日蒲心玉来信)

  “几次提起笔来都没写下去,因为我一直在盼望你的来信哩!假如我们能在一起,每天我们就能把彼此的心里话千遍万遍的说个够,然而不行,几千里路程使我们相爱的人不能倾心畅谈,每当我一提笔写到泉这个字,我就感到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愉快和流出奇怪的眼泪!你走的那天我确实哭了,因为你不喜欢我哭,我就只好不看你,连头也不回地这样分别了。”

  (节录自1956年12月20日蒲心玉来信)

  人物资料>   梁上泉

  1931年生,四川达县人,中共党员,诗人,剧作家,书法家,国家一级作家,享有国务院专家津贴。历任川北军区文工团、西南军区公安部队文工团创作组副组长,曾任四川省及重庆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诗集《喧腾的高原》、《开花的国土》、《云南的云》等31部,歌剧《红云崖》、《熊猫咪咪》及影视剧本《神奇的绿宝石》等多部。另有大量歌词被谱曲传唱,如《茶山新歌》、《我的祖国妈妈》、《小白杨》已入选全国高等师范院校音乐教材。

  蒲心玉

  1933年生,四川达县人,中共党员,国家二级演员。历任达县专区文工团副团长,重庆市歌剧团演员队副队长,现任重庆熊猫儿童艺术剧团团长。

  曾在《白毛女》、《刘胡兰》、《刘三姐》、《洪湖赤卫队》等歌剧和《布谷鸟又叫了》等话剧中任主角,并改编、演唱《背二哥》、《打双麻窝子送给你》、《收割忙》等四川民歌,组织创作、改编、演出儿童歌舞剧《卖火柴的小女孩》、《熊猫咪咪》、《小萝卜头望着我》。

浏览 (2443)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版权信息
   邮箱:zgrmwyw@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文艺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