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文艺网
地方分站
北京 河北
山西
辽宁 上海 浙江 福建
山东 湖南 广西 重庆 贵州 西藏 宁夏 新疆 澳门 内蒙古
天津 河南 陕西
吉林 江苏 安徽 江西 湖北 广东 海南 四川 云南 甘肃 青海 香港 台湾 黑龙江
李飚:从敲板凳到打击乐“第一人”
人民文艺网    2013-02-05 14:48:51    文字:【】【】【

李飚依旧在探索

  5月5日开始在法国蒙其利歌剧院演出3场音乐会,此后为百代唱片录音、参加法国依云音乐节目……虽然李飚的日程安排得很满,但他依旧坚持要抽空回到北京、参加国家大剧院五月音乐节的演出。“国家大剧院五月音乐节每年我都会参加,不为别的,只因为没有室内乐什么都谈不上发展,打击乐更是如此!”谈起5月20日与观众见面的李飚打击乐团音乐会,李飚脸上写满了对打击乐那份执著的爱!

  四岁开始学艺

  出生于南京的李飚4岁时被爸爸妈妈送到了宣传队也就是后来的南京小红花艺术团学习跳舞。“可能老师觉得我在跳舞方面实在没什么发展,又正赶上当时乐队需要一个打击乐手,就建议我去乐队学习木琴演奏了。”自称当时根本对音乐和打击乐没有半点概念的李飚就在这样一个极其偶然的机遇中走进了打击乐的世界。为了解决李飚平时练习的问题,父亲想了个好办法,就是把板凳翻过来,让李飚敲板凳腿练习。“可以说,我的打击乐生涯是从敲小板凳开始的。”李飚打趣地说。

  李飚与打击乐的缘分还不止于此。1982年10月,一位法国专家在中央音乐学院大礼堂连续举办了两场打击乐音乐会,9月刚刚进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的李飚被“震”了:“满满一舞台乐器!恐怕那时全国所有乐团和个人的打击乐器数量加起来也没有这位法国乐手舞台上的一半多。另外,他对打击乐的讲解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我才发现我对打击乐的认识基本为零、完全空白!这次演出让我真正认识了打击乐、改变了我对打击乐的理解。”

  在莫斯科恶补基本功

  1988年从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毕业时,李飚作为中国第一位公派打击乐学生被文化部选送到苏联莫斯科柴科夫斯基国立音乐学院随斯留基业夫教授学习。这位老师让李飚对打击乐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斯留基业夫教授虽然被人们看做是较“老派”的老师,但他“一定要练基本功”的教学理念让李飚获益匪浅。“我在柴科夫斯基国立音乐学院的前三年一直都在练习基本功,而且他一陪我练就是三四个小时。也许今天有人会认为一个21岁的人还在练简单的东西是件很可笑的事,但这样的练习却让我收获很多。我的老师有着丰富的乐队经验,他在用音乐的语言教导学生。我现在也是这样教我的学生的。”在学习中发现自己不足的李飚开始恶补古典音乐方面的知识:“刚去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差距很大——6岁后就一直活跃在舞台上的经历练就了我很好的身体素质,但仅有这些是远远不够的,我的打击乐基本没有任何技术基础。于是,我就开始拼命补课。幸运的是,那时我练琴的琴房就在柴科夫斯基音乐厅的楼下,每天晚上7点半就成了我雷打不动地到楼上音乐厅去听音乐会的时间,合唱、手风琴、交响乐……我几乎场场不落,最多的一年听了90多场音乐会。欣赏音乐会让我从中汲取了很多营养,莫斯科的7年为我打下了很好的古典音乐基础,让我懂得了一味单纯地练习只能让我成为一个音乐的工匠,音乐是需要领悟的,而‘悟’是需要有本钱的,那就是对音乐的了解和理解。”

  不断拓展“新语言”

  “我还会被别人问打击乐是不是就是打架子鼓;还有人学打击乐不想练基本功,只急功近利地想第二年就得奖;还有些人为了牟利,明明是搞民族打击乐的也非要去教西洋打击乐;还有人称呼我为一个鼓手、打击乐手,实际上这跟我的专业没有任何关系,我是一个古典打击乐演奏家……”对于国内打击乐的现状,李飚坦言,“有这么多人在学习打击乐,可以在图书馆、音像馆或网上轻松搜到很多关于打击乐的音像资料,这些让我很欣慰。但整体上说,中国打击乐水平还很低。打击乐器是传统、古老却又时尚的乐器。自上世纪50年代起,打击乐开始突飞猛进地发展。但在中国,打击乐器一直被认为是辅助乐器,打击乐教学系统也处于比较落后的状态。另外,人才的断档是一个问题,“我们现在有一些打击乐的高端人才了,百姓中喜爱打击乐的越来越多,但真正能‘上传下达’拉动中国打击乐水平整体提高的中间力量却极其匮乏。只为牟利而举办的各种活动、培训也让打击乐‘受伤’不小。”

  今年李飚开始涉及指挥领域,并深深爱上了这个行当。“指挥是每一个音乐家梦寐以求的。当自己的乐器不能表达自己的意图时,交响乐是最好的表达。能够表达出自己的心声,对一个音乐家来说是最幸福的。在指挥交响乐团的过程中,我发现了很多不同的音乐声音,丰富了我的音乐语言。”

  找寻新声音也是李飚一直在尝试的。“我喜欢做声音与声音的搭配探索,两种不同乐器融合、关联的感觉很奇妙,会有很多让人惊喜的结果出现。”李飚能利用手中的乐器变幻出不同的声音。对于不同声音的探索和尝试从另外一个侧面刺激了李飚对打击乐器的收藏。每次出国或者旅行之前,李飚都会翻阅大量介绍当地民风的资料,从而得知当地有哪些打击乐器,于是每次出门都不会空手回来。“打击乐跟其他音乐不一样,我们没有那么多现成的优秀作品演奏,需要自己去创作。而每一种打击乐器就代表一种‘语言’,你收集的‘语言’越多,可以发挥的余地也越大。我常常还担心,如果我不收藏的话也许这种声音就会被埋没。”李飚的收藏多到他自己都计算不清。

  李飚认为,节奏和打击乐在生活中无处不在,不起眼的瓶瓶罐罐也能敲出动人音符,他在努力用各种方式拓展打击乐的视野和方向

浏览 (3367)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版权信息
   邮箱:zgrmwyw@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文艺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