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文艺网
地方分站
北京 河北
山西
辽宁 上海 浙江 福建
山东 湖南 广西 重庆 贵州 西藏 宁夏 新疆 澳门 内蒙古
天津 河南 陕西
吉林 江苏 安徽 江西 湖北 广东 海南 四川 云南 甘肃 青海 香港 台湾 黑龙江
聂耳百年的回望与回响
人民文艺网    2013-02-05 14:42:40    文字:【】【】【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曲作者聂耳诞辰100周年,由云南省委宣传部、玉溪市委市政府主办的“纪念聂耳诞辰100周年大型文化系列活动”近日在玉溪举行,活动内容丰富,包括两场音乐会、一个座谈会、一个大型图片展,并出版了《百年聂耳》纪念文集。在聂耳不朽的旋律中,人们共同缅怀这位伟大的人民音乐家、中国新音乐运动的先驱。

  做时代歌者 唱民族心声

  ——“纪念聂耳诞辰100周年大型文化系列活动”综述

  >> 两台音乐会,各具特色

  纪念活动中的两台音乐会各有特点,群众参与性强。7月17日晚举办的“唱响中国玉溪演唱会”以新创作品为主,由《鲜红旗帜》《美丽家园》《和谐乐章》《祖国万岁》四个篇章组成。晚会在《迎风飘扬的旗》中拉开序幕,歌唱家蒋大为、宗庸卓玛、谭晶、吕薇等和玉溪市滇剧院、玉溪市聂耳少儿艺术团等当地艺术团队,演唱了《国家》《抚仙湖恋歌》《云南美》《最美的歌儿唱给妈妈》等作品,这些作品题材多样,或歌颂祖国,或抒发对家乡的爱恋,或描写美丽的自然风光,或唱出对美好未来的憧憬。歌曲的体裁多样,有合唱、独唱、组合等多种表现方式,风格也呈多样化,但创作的主线不变,那就是继承聂耳的创作精神,关注现实生活,反映时代精神。音乐会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代歌曲创作的活跃局面。18日晚在玉溪聂耳大剧院举行的“纪念聂耳诞辰100周年合唱晚会”上,玉溪市老干部聂耳合唱团等合唱团队演唱了《毕业歌》《飞花歌》《卖报歌》等人们耳熟能详的聂耳的代表作品,这些诞生在血与火年代的优秀艺术作品,历经时间的淘洗,仍散发着迷人的艺术魅力,至今仍是全国各地众多合唱团体的常演曲目。

  从这两台音乐会可以看出,玉溪作为中国音协的合唱基地,群众歌咏活动开展得十分红火,参加演出的有十余家当地的业余合唱团队,有多个团队以聂耳命名。如成立于1985年的玉溪市老干部聂耳合唱团是云南第一个以聂耳命名的群众艺术团体,并以聂耳的《毕业歌》为自己的团歌。成立于2009年的玉溪聂耳竹乐团,是一个以竹乐器的研究、开发、表演为主的团体。玉溪人民用歌声和乐声,传播着聂耳的艺术和爱国主义精神。

  >> 展览和纪念文集,还原立体的聂耳

  为了这次纪念活动,主办单位出版了《百年聂耳》纪念文集,收入大量的图片和文字资料,包括聂耳年谱、主要作品以及有关聂耳的新闻报道、研究文稿等,全面展示了聂耳年轻而丰富的一生和多年来对聂耳的学术研究成果。纪念文集从策划到出版历时3年,是一项耗时长、难度大的工程。担任纪念文集编撰工作的玉溪市艺术创作研究所的有关人员远赴北京、上海、湖南以及昆明进行采访、查阅资料,做了大量的案头工作,使这部文集图文并茂,内容翔实。主办单位组织的“纪念聂耳诞辰100周年全国图片巡回展”还在玉溪市博物馆进行了首展,200余幅展板展示了聂耳的生平事迹、主要音乐作品及影响,其中一些珍贵图片是首次公开展出。通过纪念文集和展览,给人们还原了一个立体的、鲜活的聂耳。

  朝气蓬勃、勤奋好学的聂耳。聂耳幼年丧父,6岁时母亲东拼西凑四处借钱,还典当了当时家里唯一值钱的八音钟,让他先后进入昆明县师范附小、求实小学读书。聂耳当年在学校的成绩单、奖状、毕业证书向人们展示了他优秀的学习成绩。

  热爱音乐、活泼聪明的聂耳。聂耳幼时跟随擅长吹笛的邻居邱木匠学吹笛,他在求实小学向老师学习了二胡、三弦、月琴等民族乐器,打下深厚的民族民间音乐基础。展览展出了1924年聂耳在求实小学学生音乐团与老师的合影、8岁时吹奏小号的照片、与他三哥聂叙伦在昆明大观楼的桥上拉小提琴的照片,这些图片展示了聂耳的音乐启蒙之路。

  爱国爱民、思想进步的聂耳。1929年7月11日,昆明火药库发生大爆炸。聂耳作为地下党领导的青年救济团成员,积极组织灾民向政府请愿,要求当局严惩祸首,赔偿损失。展览展出了他给二哥写的一封信的手稿,信中讲述了这个事件及自己参加救济团工作的情况,由此可以看到17岁的聂耳便开始关注劳苦大众,这对他的创作有着深远的影响。

  多才多艺、热情乐观的聂耳。聂耳不仅能演奏多种乐器、创作歌曲,还喜欢画画、摄影、表演。展览展出了他的自画像,水彩画,他省吃俭用购买相机拍摄的上海风光图片,他在一些剧目中扮演不同角色的剧照,展示出他非凡的艺术才能。如在歌德的话剧《克拉维哥》中饰演“玛利亚”的剧照;1933年他在影片《城市之夜》中饰演一位小提琴手的剧照;他在《母性之光》里饰演一位矿工的剧照等。

  感情丰富、时尚浪漫的聂耳。1931年聂耳被黎锦晖创办的联华歌舞学校(明月歌舞剧社)录取为乐队练习生,1932年进入联华影业公司,1933年与任光、张曙、安娥等人发起组织了“中国新兴音乐研究会”,1934年进入东方百代唱片公司,这段时间是他创作的高潮期,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就产生于那个时期。他在工作中与许多艺术家和电影明星结下深厚的友情,如田汉、王人艺、孙瑜、金焰等。展览中聂耳与当时的电影明星的合影格外引人注目。关于聂耳的恋爱情况在这次展览中也有所体现,他1932年在家乡女友袁春晖的照片后题写了一首短诗,“记得你是一朵纯洁的白兰,清风吹过阵阵馨香,我心如醉……”这是他至纯的初恋;他在写给母亲的一封信中谈到自己的爱情观:“我是为社会而生的,我不愿有任何的障碍物阻止或妨碍我对社会的改造,我要在人类的社会里,做出伟大的事实……”

  “纪念聂耳诞辰100周年全国图片巡回展”结束了在玉溪的首展后,今年8月至12月还将陆续赴昆明、上海、北京展出,相信会让更多的人了解聂耳真实的工作和生活情况,从而更加了解他的创作思想和道路。

  >> 座谈会,继承聂耳的创作精神

  在主办单位举办的座谈会上,云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赵金的讲话道出了举办“纪念聂耳诞辰100周年系列文化活动”的重大意义。他说,聂耳是我们音乐战线的一面旗帜,他一生为劳苦人民呐喊,他的作品鼓舞着人民群众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我们纪念聂耳就是要传承并弘扬聂耳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进一步铸造聂耳音乐文化品牌,促进聂耳音乐艺术传承与发展,推动云南和玉溪的科学发展、和谐发展、跨越发展,推进云南民族文化强省建设。玉溪市委书记孔祥庚说,纪念聂耳寄托着我们的民族情感,聂耳不仅仅是音乐家,也是中华民族的英雄。举办这样的纪念活动,就是要把聂耳的爱国精神贯穿到我们的工作中去。所以我们打造了聂耳文化广场,要把玉溪建设成文明城市。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秦序、四川音乐学院副院长孙洪斌、西安音乐学院教授王平等认为,聂耳在短短的一生中,创作了多首具有鲜明时代性、反映劳苦大众的生活状况和抗日救亡的歌曲,影响深远、流传广泛。孙洪斌谈到,聂耳一生共创作37首歌曲,其中描写被压迫工人阶级和劳苦大众的作品共有24首,以抗日救亡为题材的歌曲有10首,显示出聂耳对社会劳苦大众现实生活的关注和对民族危亡的担当。秦序说,聂耳从没有进过专业院校,也没有名师指点,但他创造了奇迹。原因是他一手伸入民族民间音乐,一手伸入西方的和声、对位等作曲技法,将两者融入自己的创作。与会者一致认为,聂耳的歌曲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成为时代的号角,极大地鼓舞了中华民族的革命斗志。当今的音乐家应当继承聂耳的创作精神,与时代同呼吸,与人民共进步,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出应有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座谈会上,著名作曲家王西麟忍不住打断会议议程主动要求发言。他充满激情地说,聂耳是伟大的、杰出的歌曲作曲家,研究聂耳要有新的突破。比如这么多年来,对聂耳歌曲的艺术分析做得就很少,他作品中的交响性思维没有人提出过、研究过。他的《大路歌》如果放慢速度听,便可听出多声部的因素,思想内涵深刻得很。如果把他的《塞外村女》用弦乐四重奏的方式来演奏,完全可听得出作者的交响乐思维。他作品中抒情浪漫的音调,可以与柴可夫斯基的《如歌的行板》相媲美。聂耳是天才的作曲家,他写的器乐曲也十分优秀。他还开创了群众歌曲的创作传统,影响了后来的许多作曲家。这些都值得我们进一步去研究。身为作曲家,王西麟对聂耳的创作也许有更独到更深刻的理解和认识,他的提议可以说是对聂耳研究提出了一个新的课题,应当引起重视。

聂耳与上海明月歌舞剧社演员王人美、于知乐、胡笳(从左至右)的合影 

聂耳曾自述他创作《义勇军进行曲》时的心境:“我写这首曲子的时候,感情很激动,创作的冲动像潮水一样从思绪里涌出来……”

1933年,聂耳在电影《体育皇后》中饰演的医生一角,形象十分潇洒


短暂的生命与耀眼的光芒

  ——纪念聂耳诞辰100周年

  在中国音乐史上,聂耳是个标志性的名字,他以自己的创作实践,成为我国革命音乐的开拓者、中国新音乐的先驱、中国无产阶级革命音乐的奠基者。聂耳以自己的创作,参与了中华民族的精神构建,他的作品,成为那个时代的鲜亮标志,永远矗立在中华民族的精神视野中,也在不断惠及后人。

  回望:历史中的时代先锋

  是七彩云南这一块神奇的土地哺育了伟大的作曲家,这是玉溪的骄傲也是云南的骄傲。生于这一神奇之地的聂耳,自幼便受到丰富的民间音乐熏陶,从小便显露出音乐天赋,学会了二胡、笛子、箫、三弦琴、小提琴等多种乐器。

  1925年,聂耳考取了省立第一联合中学,他积极投入到了学生爱国运动中,同时组织了“九九音乐社”。1931年聂耳考入了黎锦晖筹办的明月歌舞剧社,并担任小提琴手,自此,他真正踏上了艺术道路。1933年,聂耳经田汉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加入了左翼音乐、戏剧、电影联盟,开始了革命音乐创作。这是聂耳短暂一生中最为辉煌的创作时期,从1933年到1935年,这两年间,聂耳创作了15首歌曲、4首民族器乐合奏曲、8部电影插曲、3部话剧音乐、1部舞台剧插曲等,共41首(部)音乐作品。能代表其创作成就的主要作品,都是这一时期的作品。

  聂耳的作品中饱含着对劳动人民的热爱、对妇女儿童的爱护之情。他的作品诸如《打砖歌》《前进歌》《打桩歌》《毕业歌》《码头工人歌》以及与田汉合作的新歌剧《扬子江暴风雨》,无一不是在描写劳动人民的辛勤生活,无不是表现对青少年爱国救亡情感的激励和引导。聂耳是以音乐为武器,对那个黑暗的社会现实作着不屈不挠的抵抗,对帝国主义的侵略进行着有力反击。

  电影音乐是聂耳创作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电影《逃亡》插曲《塞外村女》、电影《风云儿女》插曲《义勇军进行曲》及《铁蹄下的歌女》;电影《大路》的主题曲与插曲《大路歌》、《开路先锋》等等,聂耳的电影音乐大大提升了电影艺术的表现力,并刻画出一位位深入人心的电影人物,与社会现实中的普通民众产生了强烈的共鸣。电影上映后,电影配乐歌曲迅速传唱,极大地激发了中国人民的抗日救亡运动热情。随着中国抗战进入到最紧迫时刻,聂耳的音乐成为流传最为广泛的时代之歌、斗志之声,聂耳的歌曲成为中国抗日救亡时期强大的精神和思想武器。其中《义勇军进行曲》铿锵有力的曲调与坚定豪迈的气魄,将中华民族的不屈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正因其所具有的这种风格特质,此曲于1949年被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代国歌,1982年被正式定为国歌。

  聂耳在创作抗日救亡歌曲的同时,不忘对民族民间音乐进行发扬与传承,并创作有民族器乐曲《金蛇狂舞》《翠湖春晓》等作品,在继承了民族民间音乐风格曲调的同时,进一步创新,使中国民间音乐有了新的发展。

  启示:聂耳精神在当下

  就生命的长度而言,聂耳是何其短暂,但他却在短暂的时间中,将生命的质量提升到了极点。年仅23岁的作曲家,以顽强的意志、坚定的信念,在历史车轮中,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记。这不仅是时代的财富,更是作为聂耳的后来者、当今音乐人所要回望和承继的。

  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树立,是聂耳作为一名革命音乐家所具备的基本要素。强烈的历史使命感和爱国热情使他的身上注入了奔腾的爱国热血,也正是这种爱国使命感,使聂耳以一名音乐家的天职,自觉承担起社会和时代赋予的伟大使命,并且非常完美地将两者结合,成为了一名站在时代前沿的艺术战士。

  爱国主义精神是一个永恒不变的话题,无论是风云变幻的上世纪30年代,还是当下社会。聂耳以生命和才情演绎的爱国主义篇章,在今天依然具有它非同寻常的价值。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聂耳的时代已离我们远去,和平时代的我们,却更加应该明白先辈们在创造新世界时,所付出的艰难代价和给予我们的精神遗产。这些遗产,事关民族的未来,事关民族健康旺盛的体格和血脉。所谓的精神遗产,正是从此中而来并延续至无限未来的。

  聂耳年幼时便在战乱丛生的社会环境中经历了一次次的革命洗礼,随着年龄的增长,聂耳的政治立场逐渐确立。1928年6月,年仅16岁的聂耳就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自此,聂耳的革命理想与政治立场便结合起来,成为他日后音乐创作、革命战斗的唯一立场与目标。1933年,聂耳经田汉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开始了他在左翼音乐联盟的创作生涯。在左翼的近两年时间中,聂耳的创作达到了巅峰时期,也是他为革命理想创作作品的多产时期。聂耳以其艺术造诣与崇高的革命理想相结合,对他一生坚定的政治立场做了完美的阐释。无论是对于劳动人民的真情表述,还是国人奋起抗敌的热切激励,他的艺术离不开救国爱民的创作主旨。

  战火纷飞的年代,坚定的政治立场与革命理想是支撑聂耳成为一名革命音乐家的力量和信念。生活在和平时代的我们,生活越来越便捷、轻松。而恰是此时,政治与理想的坚定却愈发显得重要,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及和谐美好的社会风气,更需要聂耳的品格来呵护和经营。

  聂耳的创作生涯尽管短暂,却创作出了诸多经久不衰、传唱至今的作品。在他的作品中,既能看到西方音乐的作曲技法,也能找寻到中国民族民间音乐的身影。尽管聂耳没有受到过专业作曲技法训练,而他所作曲调却有着强烈的亲民感,朗朗上口的曲调和爱国题材歌词是聂耳作品得以经典传唱不可或缺的因素。

  聂耳作品的曲调大都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民间民族曲调的积累和生活中各类特色音乐风格的收集,是聂耳创作的基础。如《翠湖春晓》《采茶歌》《金蛇狂舞》等等,在继承民间音乐的基础上将曲调进行创新、改编、提炼,使之更容易被大众所接受。同时,中国的五声音阶、七声音阶常常出现在聂耳的创作中,如《义勇军进行曲》《大路歌》《卖报歌》等均以中国调式创作,加之铿锵明朗的节奏,很快便被传唱开来。

  将中国民族音乐素材与西方作曲技法有效结合,聂耳是较早的一批实验者。对生活的热爱以及对民间音乐的收集积累,成为了他创作中不竭的源泉。有效的继承与创新也正是推动艺术发展的动力之一。

不能忘却的纪念

  7月17日一大早,青年歌手曹芙嘉、丁于就来到聂耳文化广场,与玉溪的7支合唱团队进行歌曲教唱活动。台上的歌手教唱歌曲《相亲相爱》,台下的合唱团员们认真学唱,热情洋溢的歌声在广场的上空回荡。踏着歌声,记者沿着广场上的玉湖漫步,天上飘着零星小雨,市民三三两两在这里游玩,一队退休大妈在广场一角随着轻盈的音乐跳起了健身舞,与不远处的歌曲教唱相映成趣。登上广场一侧的聂耳山,23米高的聂耳青铜塑像就矗立在这里。放眼广场四周,都是以聂耳命名的文化设施,有纪念馆、图书馆、展览馆、大剧院等,在此,不得不佩服玉溪的领导,有眼光、有魄力,既发扬光大了聂耳的艺术和爱国主义精神,又为玉溪的市民提供了享受精神文化生活和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在玉溪,你能深切地感受到当地人民对聂耳的热爱和对拥有这位作曲家的骄傲之情。玉溪的主要街道以聂耳命名,还建有聂耳公园。聂耳故居也保护良好,对慕名而来的游客开放。当地多家艺术团体以聂耳命名,有专业的也有业余的。他们满怀激情地参加了这次纪念聂耳诞辰百年的音乐会演出,以实际行动弘扬聂耳精神。

  近年来,国内多次举办一些国外著名音乐家的纪念活动,除专场演出外,还邀请外国演出团体和指挥来华举办音乐会,一时专业院团云集、演出声势浩大,如去年举办的纪念马勒的活动就是如此。相比之下,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曲作者聂耳这样一位音乐家的百年诞辰纪念活动,多少显得有些冷清,只有上海、云南两地举行了相关活动。上海纪念人民音乐家聂耳诞辰100周年活动2月14日举办,演员们在国歌纪念广场上冒雨献演了原创音乐剧《聂耳》片段,演唱了聂耳的代表作品。人们还参观了在昔日《风云儿女》拍摄地新建的国歌展示馆。5月18日,“唱响振奋中华的歌”——聂耳音乐作品展演在上海国歌纪念广场举行,上海财经大学民乐团、上海理工大学合唱团等团体以合唱、独唱,民乐、管乐合奏等丰富的表演形式,演出了《毕业歌》《卖报歌》《金蛇狂舞》《义勇军进行曲》等聂耳的部分经典作品。

  因此,云南举办的“纪念聂耳诞辰100周年大型文化系列活动”,以精心的策划、丰富的内容、炽热的情感令人称道。在“唱响中国玉溪演唱会”举办当晚下起了大雨,演员冒雨演出,观众身穿雨披观看。当音乐会结束时,全场起立高唱国歌,此情此景十分感人,不禁让人想起《义勇军进行曲》诞生的年代,聂耳不正是在风雨中高歌的勇士吗?!这次纪念活动充分表明聂耳的家乡人民没有忘记这位时代的歌者、伟大的人民音乐家。其实我们每个中国人,都不应该忘记这位音乐家。他的歌将激励一代代中国人,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这,就是我们纪念聂耳的意义所在。


 

浏览 (4798)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版权信息
   邮箱:zgrmwyw@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文艺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