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文艺网
地方分站
北京 河北
山西
辽宁 上海 浙江 福建
山东 湖南 广西 重庆 贵州 西藏 宁夏 新疆 澳门 内蒙古
天津 河南 陕西
吉林 江苏 安徽 江西 湖北 广东 海南 四川 云南 甘肃 青海 香港 台湾 黑龙江
梅花奖得主王芳:戏剧传承 说到底是人的传承
人民文艺网    2013-01-05 05:16:25    文字:【】【】【

王芳剧照  

        曾经比昆曲还红的苏剧,近年来却鲜见舞台,甚至有失传之虞。18日,新编历史大戏、苏剧《红豆祭》在南京紫金大戏院上演。领衔演出的却是一位昆曲演员、戏曲梅花奖“二度梅”得主王芳。昆曲名角为何挑梁演苏剧?苏剧与昆曲的盛衰转变、冰火两重天的背后,又对传统戏剧的传承有何借鉴。就此,本报记者昨天专访了苏州昆剧院副院长王芳。

  苏剧是在苏州滩簧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地方剧种,和昆曲、评弹并称苏州文艺界“三朵花”,距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代表作有《花魁记》、《快嘴李翠莲》等。谈起自己领衔出演苏剧,王芳说这并不奇怪,因为“苏昆原本是一家”。当年,苏剧之所以能红遍大江南北,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从昆曲中汲取营养。上世纪四五十年代,随着昆曲的式微,很多昆曲演员改演苏剧,在形体、表演、唱腔等方面给原本以围坐清唱为主的苏剧带来了不少突破性变革。当昆曲的优雅遇上苏剧的通俗,一下子就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在与其他滩簧腔相比,苏剧显得清新脱俗,而相较昆曲,苏剧则更具平民气息。雅俗共赏之下,有“白话版”昆曲之称的苏剧在众多地方戏中脱颖而出,深受观众喜爱。“当时老百姓对苏剧特别认可,我们出去演一周,往往五天演苏剧,两天演昆剧。那时有个说法,‘艺术上以昆养苏,经济上以苏养昆’。我是1977年进团的,那时我们团还叫江苏省苏昆剧团,团里的演员既能演昆曲又能演苏剧,个个是‘两栖’。”至今,王芳仍记得自己在2000年中国首届昆剧艺术节开幕式上演出苏剧《花魁记》的盛况,当时真可谓是万人空巷,至今记忆犹新。

        2001年,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首批“人类口述遗产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江苏省苏昆剧团也改名为江苏省苏州昆剧院,原来苏昆“两栖”演员几乎都不再演苏剧,转而一心扑在昆曲上,苏剧渐渐被冷落了。谈及此,王芳的话里透着遗憾与惋惜,“我从小就演苏剧,对苏剧的感情特别深。苏剧的调子特别好听,很有江南风味,观众基础又那么好,如果就这么没了,真是太可惜了。”正因如此,在苏州锡剧团接过抢救苏剧的重任后,王芳便经常去团里教戏,把自己会的大戏、折子戏一出出传承下去。2010年,王芳还专门邀请国家一级编剧郑怀兴为苏剧创作新戏,这才有了《红豆祭》。王芳对记者说,“尹斯明等老艺术家,把一辈子都奉献给了苏剧。如果我们不把这些剧目传承下去,怎么对得起他们?现在,继字辈、承字辈的老先生都已经不演了,我们这一辈还在舞台上,到了我们要反哺的时候了,要尽自己所能,为苏剧传承出一份力。”

  昨晚,讲述明末名妓柳如是和东林领袖钱谦益爱情故事的《红豆祭》在南京上演。记者在现场看到,整台演出既有传统神韵,又有大胆创新。以乐器伴奏为例,不仅有二胡、古筝,更有小提琴、单簧管、贝司,中西合璧的美妙音乐让人沉醉其中。从舞美效果到服装道具,都透出一个“美”字,特别是舞台上营造出的浓郁的江南水乡风情,让人看到心醉。

  看到现场观众反应热烈,王芳很是欣慰。她对记者说,“和昆曲相比,唱词里没有那么多典故的苏剧显得更为平易近人。尤其是生活化的形体表演、载歌载舞的表演形式,让人觉得亲切。来南京之前,这部戏已经在苏州演了不少场,场场爆满。熟悉的故事、熟悉的人物、熟悉的语言,一下子就拉近了和观众的距离。”

  列入世界首批非遗11年来,昆曲不但传承有序,更在市场上找到了自己2001年,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首批“人类口述遗产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江苏省苏昆剧团也改名为江苏省苏州昆剧院,原来苏昆“两栖”演员几乎都不再演苏剧,转而一心扑在昆曲上,苏剧渐渐被冷落了。谈及此,王芳的话里透着遗憾与惋惜,“我从小就演苏剧,对苏剧的感情特别深。苏剧的调子特别好听,很有江南风味,观众基础又那么好,如果就这么没了,真是太可惜了。”正因如此,在苏州锡剧团接过抢救苏剧的重任后,王芳便经常去团里教戏,把自己会的大戏、折子戏一出出传承下去。2010年,王芳还专门邀请国家一级编剧郑怀兴为苏剧创作新戏,这才有了《红豆祭》。王芳对记者说,“尹斯明等老艺术家,把一辈子都奉献给了苏剧。如果我们不把这些剧目传承下去,怎么对得起他们?现在,继字辈、承字辈的老先生都已经不演了,我们这一辈还在舞台上,到了我们要反哺的时候了,要尽自己所能,为苏剧传承出一份力。”

  昨晚,讲述明末名妓柳如是和东林领袖钱谦益爱情故事的《红豆祭》在南京上演。记者在现场看到,整台演出既有传统神韵,又有大胆创新。以乐器伴奏为例,不仅有二胡、古筝,更有小提琴、单簧管、贝司,中西合璧的美妙音乐让人沉醉其中。从舞美效果到服装道具,都透出一个“美”字,特别是舞台上营造出的浓郁的江南水乡风情,让人看到心醉。

  看到现场观众反应热烈,王芳很是欣慰。她对记者说,“和昆曲相比,唱词里没有那么多典故的苏剧显得更为平易近人。尤其是生活化的形体表演、载歌载舞的表演形式,让人觉得亲切。来南京之前,这部戏已经在苏州演了不少场,场场爆满。熟悉的故事、熟悉的人物、熟悉的语言,一下子就拉近了和观众的距离。”

  列入世界首批非遗11年来,昆曲不但传承有序,更在市场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其中有什么经验值得苏剧借鉴?在王芳看来,昆曲能有今天肯定离不开政府的大力扶持。但就自身而言,昆曲人的坚守和传承也起到了很大作用。走进校园、复排经典、坚持剧场演出、网络联动……“这些经验,苏剧都要好好学,”王芳对记者说,“戏剧传承,说到底是人的传承。这里面既包括演员的传承,也有观众的传承。就演员而言,要形成阶梯式的人才队伍,老中青三代结合,才能适应观众的不同需求。就观众而言,我们尤其要注重年轻观众的培养,不能总是黑头发演给白头发看。对没看过苏剧的年轻观众而言,他们刚开始可能只是看看扮相、听听嗓音,但入门之后,他们慢慢就会懂得品味,能看出一部戏的好坏。这就需要我们能跟上时代,通过网络、微博等新形式进行推介,多创造让年轻人接触苏剧的机会,培养新一代受众群。”

的位置。其中有什么经验值得苏剧借鉴?在王芳看来,昆曲能有今天肯定离不开政府的大力扶持。但就自身而言,昆曲人的坚守和传承也起到了很大作用。走进校园、复排经典、坚持剧场演出、网络联动……“这些经验,苏剧都要好好学,”王芳对记者说,“戏剧传承,说到底是人的传承。这里面既包括演员的传承,也有观众的传承。就演员而言,要形成阶梯式的人才队伍,老中青三代结合,才能适应观众的不同需求。就观众而言,我们尤其要注重年轻观众的培养,不能总是黑头发演给白头发看。对没看过苏剧的年轻观众而言,他们刚开始可能只是看看扮相、听听嗓音,但入门之后,他们慢慢就会懂得品味,能看出一部戏的好坏。这就需要我们能跟上时代,通过网络、微博等新形式进行推介,多创造让年轻人接触苏剧的机会,培养新一代受众群。”

浏览 (4327)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版权信息
   邮箱:zgrmwyw@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文艺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