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文艺网
地方分站
北京 河北
山西
辽宁 上海 浙江 福建
山东 湖南 广西 重庆 贵州 西藏 宁夏 新疆 澳门 内蒙古
天津 河南 陕西
吉林 江苏 安徽 江西 湖北 广东 海南 四川 云南 甘肃 青海 香港 台湾 黑龙江
实录:著名作家刘墉谈新书《人生百忌》
人民文艺网    2013-01-04 19:29:46    文字:【】【】【

著名作家刘墉谈新书《人生百忌》

持人于文:各位亲爱的新浪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浪读书频道的名人堂节目,我是主持人于文。今天非常有幸邀请到著名作家刘墉老师做客直播间,刘墉先生您好。

刘墉:于文小姐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于文:我们算是老朋友了,上次采访您是两年前,那次刚刚得知您有一个孙女,当了爷爷,这次又听到一个好消息,有一个孙子出生了。

  刘墉:也听到您的好消息,您也有一个娃娃,恭喜。

  主持人于文:在这里赶快给大家看看您的新的作品,对您来说是双喜临门,这也算是你的孩子吧?

  刘墉:对,每本书都是我的孩子,这本书意义很特殊,假设是先给我女儿的。因为女儿大学毕业,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她就讲,她不要急着找工作,她要出去旅游,周游世界。我们就说你到哪些地方,说出一堆国家,主要在欧洲。你怎么去?我坐最廉价的飞机,绕绕着的飞机,最便宜的,住青年旅社。

  主持人于文:她不是跟团去?

  刘墉:不是跟团,我们就问,那你跟哪些同学一块去?我一个人。那有朋友吗?没有朋友。一个人背背包就去闯天下了。能说什么呢?我比较新的观念,孩子要出去闯,要去寻找他自己的人生定位,很好呀。四周的中国朋友听说了,都很羡慕,您女儿真棒,真羡慕您女儿,别的女孩子也说,哎呀,小帆,我们就是梦想能够有这么一天,可是我就是不敢去。做父母的就说感谢上帝,幸亏我的孩子跟你的孩子不一样。我紧张,我跟我太太都很紧张,我就用以前的办法,我以前对儿子不放心,我不会写我不会教你使诈,我写的《超越自己》、《创造自己》、《肯定自己》,这回写《人生百忌》,这书后面有相当大的份量专门讲旅行,尤其讲一个人旅行要怎样注意。

  主持人于文:特别很小的细节,在外地的时候,人生地不熟,你这个钱包怎么放,或者走到一个很偏僻的地方,这个路该怎么走,都非常地细致。

  刘墉:是,因为很多人到一个观光景点玩,从景点后门就出来了,有的人特别会逛,走后门,走旁边的门出来,看小巷子,另外一种味道。尤其喜欢摄影的,荒郊野巷,特别有味道。走下去,特别危险,因为要抢人,这些人不会在旅游景点抢,那边警察多,游客也多,但是就像抢银行取款人一样,在远处看,看到你取款,如果从繁华的地方走没办法,你出来,往荒僻的地方走,就麻烦。问题是很多参加旅游的人都会从一个观光景点往荒僻的地方走,这是要特别小心的,尤其在比较落后的地区。

  主持人于文:刚才从跟您聊天当中知道,女儿的旅行已经结束了,现在已经回到北京了?

  刘墉:她是欧洲大概有七个国家完了之后,到华沙,看看地图,这飞北京不太远,就跟我们报告一下,就飞到北京。

  主持人于文:她是不是知道你正好到北京?

  刘墉:她到北京已经是去年的事了。因为前年学校曾经安排她在北京实习。所以她对北京已经蛮熟悉了。她去年到了北京之后,很多人要聘她,但是她也没有接任何一个聘,就自己租了房子,跟我们说,我租了房子,租房子,租多久?一年。说晚回纽约,回纽约干嘛?拿行李。原来一个背包,跟着就回北京,马上就找到了工作。现在我们管她叫刘总。

  主持人于文:所以我想您女儿现在很随性的性格,是不是跟您从小对她的教育有关,您从小对这个女儿非常自由式的,非常西式的教育。

  刘墉:让她慎思之后然后明辩,让她打好基础之后,敢于发挥。任何一个教育都是如此。今天你要出去旅行,把每个地方,甚至城市的地图都调出来,不至于到那边再抓瞎,你有资格冒这个险。如果完全不准备,硬闯就不对了。她今天在北京所从事的工作从进大学第一年可能就想要做这方面。她现在做电影。

  主持人于文:她早有打算?

  刘墉:对,她在大学的时候也拍电影,也做采访,我记得有一回她背着大机器,一个女生背着大机器采访哪个名人,两个钟头,人家对她挺客气,完了之后,糟了,麦克风接触不良,统统没有声音。但是那个大大的名人愿意给她再做一次。我觉得孩子能够在这儿当中学到很多事。她到欧洲去,也是美国的电影公司给她一一写信,打了招呼,说有个哥大的女孩子杰出,她要了解各个欧洲电影公司的状况,然后每个地方都把她当贵宾,因为给她介绍的美国电影公司是很大的头介绍的。所以她就能够在一个旅行当中把欧洲这些电影公司都弄得挺熟的。来到大陆,她在电影公司工作,非常有帮助于东西方的电影交流。最近还买到了一个蛮重要的片子。

  主持人于文:太棒了。通过您给大家的介绍,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了目标,我一定要把我的女儿培养成像您女儿这么优秀。

  刘墉:让她自己走,你会发觉,像小孩,今天有的家长,孩子一回家,说今天做什么?做作文,什么题目?我的妈妈,妈妈简单,就写妈妈,你看妈妈这样,你要形容妈妈怎样,你要说妈妈每天很辛苦,妈妈又要上班,又要带你,又要做饭,这孩子还有创意吗?没有了。

  主持人于文:都是大人强加的。

  刘墉:你写妈妈,谢谢,半句话不要说,很可能东西拿出来的时候,你看到妈妈两行眼泪掉下来了。他写出来的妈妈不是妈妈教他能够写出来的,让每个孩子发挥他的创意。

  主持人于文:我们一定要牢记这点。刘墉先生可不可以这样想,您这本书另一个角度,可以说明是写给女儿的,这本书写出来之后,女儿是不是第一个读者?

  刘墉:她是第一个读者,但是她不明说。因为我写了之后,在我的博客去发表。我发表的时候就告诉她,你得看。她也不会明着讲她看过了。但是后来跟她聊天的时候,发觉人家大小姐把那些都看了。因为她有些不同意的,跟我聊天的时候就露出来了,爸爸你什么地方没有跟我们写对。

  主持人于文:能不能跟我们说一说,女儿对这本书她自己不太能够接受的地方。

  刘墉:她觉得,我可能把她看扁了,所以我会怎么怎么样写。我觉得一个作家的写作,为什么很多作家都会隐居,因为当你隐居的时候,比较不会跟一般人混的话,就不受一般人世俗干扰,很可能你要批评什么事,可以直接批评。同样的,当我写作的时候,我要给我女儿写,我会直接落笔去写。她可以后来去表示她的意见,但我不会事先征求她说,我要写你哪方面,同意不同意,那不成。因为我是艺术家,因为我是作家。

  主持人于文:您这本书不光写给她,还要写给千千万万喜欢你的读者看的。

  刘墉:对的,因为千千万万的读者都有可能跟我女儿有同样的问题,像以前写给儿子的《超越自己》、《创造自己》、《肯定自己》。天下的孩子,都差不多,问题也差不多。

  主持人于文:所以有这方面的因素,刚才说天下的孩子差不多,我倒是有点不同的意见,我觉得每个孩子都是很特殊的个体,所以有的家长会觉得,我给你一本书,你照着这本书去做,这恰恰是非常不可取的地方,因为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特性,要从书当中寻找哪些方面是适合他的,着重去培养他的方面。

  刘墉:对的,那就牵涉到这个作者在写作的时候,带有怎样的观念。每个作者或者教育家,都应该是把窗子一扇一扇打开,我们的孩子在当中,让孩子自己看,你看外面的风景是这样。现在打开门,爸爸妈妈或者师长,已经为你准备好行囊,这行囊不太重,免得把你压得受不了。因为有的父母给太重的行囊,打开门,爸爸妈妈不能陪你走一辈子,我们祝福你,刚才看了各路的风景,你到底走哪条路,自己走过去。任何一本书在写作的时候,应该带有这种弹性,不能很武断说,每个孩子都一定要如何。所以这个弹性使得任何一个孩子他拿到这本书,都能够按照他的性格去发展。
主持人于文:我读您的书还有一个心得体会,特别想跟您分享一下。很多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但是觉得读您的书,特别是读一本好书的时候,能少走很多弯路,这是一本好书带给人的心灵净化。

  刘墉:确实是,开卷有益。有些东西,我们经历了,就不要让孩子再去吃那个亏。有的事,你可以让孩子在他承受的范围之内吃那点亏。举个例子来讲,今天他自己不小心出去玩,跌跌撞撞,在有限度的情况下,他被蚊子咬了,磕了,那是可以的。今天他在家里,出去玩,问妈妈说,今天热还是冷,我该穿几件衣服,妈妈说,你自己感觉一下,你也这么大了。OK,你自己看看气象,你上网马上就知道,你自己看,孩子看了或者没有看,他今天衣服穿少了,他出去着凉了,这是可承受的失败的经验,这是应该有的教训。我们让他接受。但是你到外地去玩,在危险的状况之下,你今天要去爬山,你穿了皮底的鞋,你应该穿齿比较深的鞋。这种事情在家里摔一小跤没关系。今天他去爬云南的石林,他穿一个鞋子,下面没有齿,很滑,在石林走来走去,我们能让他掉下去,那一掉十几公尺下去,很可能送了命。宁可在他可承受的范围之内吃点亏,得到教训,以后不要有更大的伤害。

  主持人于文:这是不是您这本书起名字很重要的原因,很多人就说这个忌挺可怕,这么大的红字写在这里,我看到这本书的时候,翻开前面几章看的时候,原来人生或者原来我们的社会——不能说可怕,原来背后有这么多让我们平时感受不到的东西。

  刘墉:这个社会水很深,潜规则很多。

  主持人于文:可能对很多,像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来说,会觉得这不是我想象中的社会。

  刘墉:如果他这样子觉得,那就是教育上的问题。因为我们的教育在学校里教的是圣人、贤人、伟人,教的是这个世界都是真善美,如果这个世界都是真善美,这句话本身就不真,这个世界不是真善美,只是我们把不善改为善,把不美改为美,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把不美看到美好。但是这个世界上绝对不是所有的事都是无条件的真善美。我主张在学校里,老师、家长就要告诉孩子,爸爸妈妈老师都是平凡人,这个世界上就算是伟人也是人,人都有人的弱点。所以今天他进入社会,他发现了人性丑恶的时候,他会想对的,人是有丑恶这一面。同时我们做父母的要告诉孩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同时要知道你自己处在相同的位置,说不定你会犯同样的错误,所以常常从同理心的角度来想一想那些伤害你,让你失望的那些人。现在换作是你,你会不会是这样呢?于是孩子想想对,我可能也会很自信这样。那么今天同学他因为自信,伤害了你,你要这么伤心吗?你要这么恨他吗?你可以在这当中得到教训,以后如果碰到同样的状况,你要忍着,不要伤害别人。你也要因此而谅解你的同学,说不定你跟他继续做好朋友,他心里有一些亏欠,你们会变得更好。这不是就把不善不美,把它转化成为善与美吗,我觉得学校的教育今天就应该这样做。

  主持人于文:我是在传统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孩子,我会不会觉得这本书里写到很多人性的弱点也好,或者说丑恶的东西也好,有一点太多了,会让现在年轻人还没有踏入社会就会有一种害怕的心理?

  刘墉:我想不至于太多。如果写第二集第三集,才一点点放出来。话再说回来,《人生百忌》是我给一个初入社会年轻人写的东西。我不是教你诈,从我不是教你诈里教一些重要的东西。举个例子来说,今天你做秘书,我自己碰到这样的状况,我的秘书。朋友约我,说几点钟,12:30在哪儿碰面,我到12:30才出门,跟秘书讲了,你给谁打个电话,那个时候大家没有手机,我说你给谁打个电话,说我太忙,匆匆忙忙出去了,可能会迟一点,路上可能塞车。

  主持人于文:这是您的亲身经历吗?

  刘墉:我这宝贝秘书打电话,说我们老板12:30到不了,你要知道我们老板很忙。那朋友火大了。他忙,我不忙,我也是赶得要死在这儿等他。马上就得罪人了。我里面讲到有一个校长,大概学校多少年庆典,一些老学生从海外归来了,参加了庆典,之后还要跟老校长聚一聚,就打电话给校长室,说我们希望跟他聚聚。校长室的小姐聪明,已经都认识这些人了,回了一句话,你们不是已经在庆典上跟我们校长见过面。

  主持人于文:多不适合她说的话。

  刘墉:我最近还在跟我女儿口头说,我说今天你做一个主管,你自己有手机,你出门的时候,就没有必要去跟别人一一地报告你的行程,说今天中午我要到哪儿去,我大概会到什么地方去,恐怕会晚一点回来,我说你这样一讲,下面的这些人就会变得比较大了,好像你得向他们报告。尤其是今天大家都有手机情况下,我现在出门有事情,三点钟应该会回来,有急事打电话给我,没急事不要,OK了。何必交代你的行踪。这些社会经验还有社会伦理,我早已经写在书里面,后面这里又提炼出一些东西,今天在做服务生,在餐馆能看到王先生来了,王先生您还坐老座位,不是李小姐,我以为今天还是李小姐,这位叫什么小姐,有这种穿帮吗。问题是很多社会新鲜人都犯这种错。所以我把这些都写进这里。希望我的孩子能够在当中学到一些,也希望所有的社会新鲜人,甚至已经进入社会一段时间的。

  主持人于文:特别我这样的。

  刘墉:哪里。

  主持人于文:我踏入社会已经有几年了,但是看了您的书之后,的确发现在平时工作生活当中,忽略了很多细节,就像书中所写到,比如跟你的上司怎么打交道,跟您的平级怎么打交道,多是一门学问。

  刘墉:有的时候涉及到对口,今天打电话,你是长官,你打电话给对方的,你打电话,对方的秘书接的,你自己亲自打的,那个秘书立刻要,谁谁,我给你报告。今天你不适合叫你的秘书直接去打电话给那边的头头,如果要让他这么打的话,秘书先要解释,对不起,是我老板给了我这个电话,他非常非常抱歉,叫我先打这个,跟您报告一声怎么样,然后你跟着,等你有空的时候再打电话过去说,刚才对不起,因为有个客人在,我直接请我秘书打电话,跟你道歉。很多这种事情,一般人不要认为你不在乎别人,别人就不在乎。常常你不在乎,别人会在乎。在乎他却不吭气,以后不再跟你往来,或者是给你阻碍。这个世界可怕就在这儿。

  主持人于文: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当时我做错了,其实这样为时已晚。

  刘墉:而且有可能你一辈子你不知道曾经做错某件事情,这个人一辈子堵你路。这本书一开始讲到那个孩子申请学校,你以为以德报怨,那个老师对你很好,对不起,你弄错了。

  主持人于文:当时看这个故事的时候,一开始没有看到后面答案的时候,我在想,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他得到了老师的认可,可是没有想到后来结局会是这个样子。

  刘墉:这个故事是讲这个非常好的学生,去找老师,听说您都不给A,老师说对的,我不给A,你不要选我的课。这个学生蛮在乎分数,我还是选,我不信,我就认为可以拿A,结果上课,老师问什么,他都能答得出来,老师非给A不可。在路上碰到老师,主动打招呼,等到申请大学的时候,请谁推荐,就请最辣的老师,我还不是拿A,大家都不敢找他,我就敢找他,可能你就完了。这老师搞不好,心里恨得牙痒痒。当着全班的同学,你表现那么好,他能不给你A,他不给你A,他受不了,恐怕别的老师也要讲话。可是倒写推荐函的时候,没有人会知道,反正是各大学不会透露内容,他能够说这么顶级的学生,每个学校统统打了回票,包括他垫背的学校都打了回票。这当中耐人寻味了吧。

  主持人于文:刘墉先生,我也想到这样的问题,您提到这个也许是一部分人会这么做,不过在社会当中或者人生当中,也许会碰到这个人不会这样做,可能真心为你好的人,但是您书里给大家提个醒,如果说初入社会的时候,一定要脑子里绷个弦。

  刘墉:就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今天如果都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人家对你坏,你要对人家好,人家对你好,你要怎样。今天在一个民主社会上,我们去给某些人一些特权,就代表我们不给某些人特殊的待遇,某些人没有得到那个权利。今天你在卖吃的东西,这个人来,熟人,给一大勺,下一个不是熟人,你是不是就给一小勺呢?所以民主社会非常讲究法,在我的书里,也讲到法。我会说我所坚持的法如何,我很宠我的女儿,甚至怕她,她一发小姐脾气,老爸都流汗。可是每个礼拜天,下午上中文课,乖乖到,你念得不好,不好好学,你就骂人。

  主持人于文:那个时候你是老师,你不是师父。

  刘墉:师严后到尊,到严后之敬学,情当中有理。
主持人于文:您有孙子,有女儿,有孙女,隔辈亲,在中国是根深蒂固的。

  刘墉:我太太有个同事,做祖母,她很高兴,孙子来了,好好,孙子走了,好好。这句话,你没做尊祖母,不了解这句话的意思,孙子来了,跟我玩,累得腰酸背痛,带走了,哎哟妈,孙子走了,好好。我十分钟爷爷,号称十分钟爷爷。因为小鬼要找你跳舞,我的腰受不了。我有我的工作,所以挺好的是我的亲家母,我儿子的岳母,知道我每天工作,我们对门,第一吃完午饭,耳朵竖着,门响,就赶紧开门,如果没听到门响,听到在外面哭,赶快大小姐来了,对不起,爷爷没注意到。进来,跟她玩,玩到一定的时候,亲家母带走,我做我的工作。

  主持人于文:所以您还是挺省心的爷爷。

  刘墉:我是挺有原则的,我觉得今天你做,如果你还没有退休,你今天有一定的工作,就要尽职把工作做好,且不管儿孙如何满堂在旁边绕,情归情,理归理,我会告诉我的儿子,将来也会告诉我的孙子,爷爷会尊重那些敬业的人,今天如果你说家里有什么事,我就不上班了,打个电话,我并不欣赏这样的。所以每个人应该要有所自制。

  主持人于文:要做一个敬业的人。

  刘墉:对的。

  主持人于文:再聊聊这本书里情况,因为这本书在最后那章,让我看到非常有感触,也是前阵子特别火的事情,假如说一个老人倒地,你扶不扶?

  刘墉:要不要扶?当然要扶,这是良知。我们作为人,这是良知。一个小孩从你前面跑过去,摔一跤,赶快扶起来。你是因为那个小孩的爷爷或者爸爸是大款,你扶他吗,这是良知。

  主持人于文:可是假如说讹诈这种事情发生了。

  刘墉:所以今天帮助人,我们也要保护自己。在美国有一些州,甚至不准许民众在街上停下来接那些拦车的人。问题如果在荒郊野外,你看到一个单独的孩子在拦车,你能不帮助他吗,说不定他看起来还有点受伤,你能不停下车来吗?这个时候你很可能开出去50公尺,您停下来,然后打灯,叫他过来。同时你观察车四周,因为有的时候他在这儿拦车,你刚停下来,正在招呼他,这边枪已经顶过来。我们要保护自己,可是我们作为一个人,我们这种同情心仍然应该要有。我在书里也讲,有一年大概23年还是22年前,我去上山扫墓,看到一个孩子受伤,是从山上骑脚踏车冲,撞到石头,骨头断了,后来抱着他去医院,一进医院门,医院的人就喊了,你是好心人,你麻烦了,小心他怪你。我当时回了一句话,我说怪我就怪我,要赔吗,我赔。我觉得今天每个人要活得壮丽,今天你被坑了,要赔多少,你能够承担得了,你在经济上能力能够承担得了,你的心情能够承担得了,那么你就去做。我们不做傻子,但我们不能见死不救。你非要去救他,自己一定贴上你自己的命,贴上你一家人,贴上别人要救你们的哪些人,那么你很可能是笨的举措,你今天要找别人来救,而不是不会水的人跳下水去救,这个是死板的,是鲁莽的善,良知的善重要,思想之后有计划的善重要,不要因为知道有些慈善团体他们会把钱吃了以至于我们不行善,甚至四处跟人家说,钱都被吃了,所以不要做。你不但不行善,而且是在行恶。我在书里也说了,南洋海啸的时候有人捐了钱,其实是我的,我把大陆一本书的版权拿去捐,有人就骂我了,可能很少的钱,十分之一的钱到了灾民手上。我当时回了一句话,如果我不捐,他们十分之一拿不到。今天如果无法改变那个社会,而你还是想去救他们,那么这十分之一,甚至五十分之一也应该要做,这是我的原则。

  主持人于文:所以最后你呼吁社会上所有的人,其实这个舆论是很可怕的事情,大家不要往偏里说,越说越偏,所以到最后,真的需要帮助的人就没有得到帮助。前阵子北京大学有这方面的举措,如果大学里学生,发现了有人倒地或者去扶,但是又被讹诈了,学校会出一部分的能力来帮助你去打敢死,这是很正面的力量鼓励大家做好事。

  刘墉:对的,在古代已经有这样的例子。如果到国外去救献身在国外的本国人回来的话,这个国家政府会给你补偿。结果有人就去了,做了好事,但是他就拒绝补偿,结果被老师骂了,说你这样子不对,以后国人还愿意做好事,今天你一下子自命清高,你就不拿,这样是不对的。如果帮助别人,给你报酬,你拿,拿了之后,你今天要捐,要怎样做,或者做其他的善事,那是你自己的事,但是不可以自己自命清高。做善行也有一定的理可寻。

  主持人于文:这点我一定要多向您学习。今天在访谈之前,在自己的微博有些网友想问您几个问题。

  网友乱马行空:人生是禁忌多还是自由多?

  刘墉:每个禁忌里都有自由,每个自由里面都有禁忌,如果自由里没有禁忌,就好象今天说,我就要衣服都不穿,赤裸裸在街上走,那是你的自由,你的自由有没有妨碍到别人的自由,讲句实在话,你脱光在街上走,不见得妨碍别人的自由,除非有车子看,你太漂亮了,停车,撞上了,可能你会说不妨碍别人的自由,问题是那是社会的禁忌。这世界上,今天如果人死为物,人死掉变成了物,那么爸爸妈妈亲人死了,是不是物。如果他成为了物,你可以把他切块拿来卖吗?所以父母尊长、所有人的遗体作为祭拜的标记,有一定的规定,也是社会的禁忌,不能够因为人死为物,把他当做物来处理。今天你既然继承了,继承了父母的产业,继承了父母的遗体,难道你的自由就违反了禁忌。社会上充满了禁忌,禁忌不一定是法,你违了这个禁,违反了这个忌,不一定是违反法,那是约定俗成的,大家应该知道的。

  网友默默:您觉得什么是人生的自我,您在什么时候找到了自我或者说您找到自我了吗?

  刘墉:每个人在一生当中,不断地在寻找自己的定位,所以很多孩子,从小到大都是活在父母所安排的事情当中,也有可能从学校毕业,举个例子来讲,很多医生,希望做医生的朋友不要不高兴,很多医生布不经世事,念医学院出来,就在小房间里,在开刀房,在看报表,听哪些人诉苦,听病人在那里捧医生,就在看病人的家属来送礼,太太就很神奇,家里很荣耀。但是知道社会上许许多多那些阴暗面吗?肯定不知道。你知道人与人相处的各种技巧吗?可能不知道。甚至你不知道怎么样跟病人说话,你说你今天脑子里长了东西,还是说我怀疑里面恐怕有一些我们需要再探索的。你的比较委婉的语言是不是对你的病人更好,这些医生都要好好研究。我们是在一个被呵护的环境长大的人,要去想想我们知不知道在社会上,在世界当中,我们定在哪个位置。我们在的位置很可能是很好的位置,我们能不能变得更好。这个时候要知道自我。我们一生都应该寻找自我的定位,世界在改变,自我的定位当然可能改变。

  主持人于文:所以您一定找到自我了。

  刘墉:继续在找,才有意思。

  主持人于文:今天非常开心请到您,因为明天是五四青年节,您一直对青年人们做一些人生的指导,今天在这个时候,您特别想对他们说的最重要的道理,想送给大家一些什么话?

  刘墉:我想送给大家的是我们需要终生学习。这一次我在大陆做巡回的演讲,实际上我非常地忙,有些时候因为我有哮喘的毛病,最近犯,不是很舒服,但是我也要走出去,我有话要说。今天的时代跟过去不一样,是瞬息万变的时代,如同手机,一下换多少样子,一年换两个样子,以前的座机很可能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家里都用那个座机,今天整个世界变化这么快,我们需要不断地学习,终生地学习,绝对不能认为高考过了,进了好的大学,学到那点东西,就能够一辈子用了,我们的生命更长了。这么长的生命跟古人比起来,我们比人家工作的时间可以长一倍,而变化要快十倍,我们能够用古人的那种方法来面对未来的世界吗?不行的。所以我建议也是我这次巡回演讲要告诉年轻朋友的,终生学习,学无止境。

  主持人于文:活到老,学到老。

  刘墉:是的。

  主持人于文:谢谢刘墉先生今天做客直播间,请大家关注这本《人生百忌》,谢谢关注本期节目,感谢易茗造型,再见!

浏览 (4633)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版权信息
   邮箱:zgrmwyw@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文艺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