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文艺网
地方分站
北京 河北
山西
辽宁 上海 浙江 福建
山东 湖南 广西 重庆 贵州 西藏 宁夏 新疆 澳门 内蒙古
天津 河南 陕西
吉林 江苏 安徽 江西 湖北 广东 海南 四川 云南 甘肃 青海 香港 台湾 黑龙江
冰耘抗疫警世组诗
人民文艺网    2020-03-26 10:36:22    文字:【】【】【
 

 

半夜听雨(九首)

无声的二哈

  折断了二哈的视线

它跟着主人咆哮了几回

再也不声嘶力竭

它知道一切都是徒劳

只有乖乖地陪伴着主人

厮守在大门边内

数着从门缝里透进来的光

还有从窗外吹进的风

门外每一次声响对它而言

都令其兴奋不已

一次又一次  巴望

主人能把自己牵出去

可是  每每抬望眼

与主人无奈的眼神激烈碰撞时

就耷拉着脑袋

它数不清囚禁多日了

连同快要憋疯的主人

二哈始终不明白

自己和主人何时才能摘掉口罩

随春光一起沐浴

二哈无法做声

只有默默期待  闻风而动的时候

蝙蝠:我并不想死

我长的很丑

真的很丑

夜的黑是我唯一的遮羞布

黑暗中求生是我的本能

一对爪子和羽翼

除此之外  我别无所有

我并不想充当令人唾弃的宿主

我不想死

我也不愿别人与我同死

我只想离你们远点  再远点

可是  面对贪婪

我除了龇牙咧嘴

无可奈何

面对屠刀

除了愤怒

  别无选择

马路:我不甘寂寞

昔日的车水马龙

陡然间不知被谁霸凌

光天化日

却冷清得像丝丝白带飘在空气中

可是

马路孤零地看着对面的同伴

谁都似乎记不起谁

形单影只  如同陌路

几丝飘忽的人影车影灯影

偶尔还有几只麻雀不经意间低空掠过

碾过些许忧伤和忐忑

马路  与人车为伍与生俱来

hoId得住如此寂寞:

有的  空荡荡

有的  依然淤堵

有的 走得很痛苦

有的 却无路可走

口罩:请你们闭嘴

原本医用的口罩

被人哄抢得一塌糊涂

一夜间铺天盖地

似乎成了人们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抢到的笑了  笑得灿若夏花

没抢到的哭了  哭得撕心裂肺

口罩非常为难

除了封堵人的嗅觉和味觉之外

不知还能做些什么

它惭愧地  挂在人的面子之上

就像贴上了一道白色标签

遮住了任何人的表情

却挡不住内心的狂躁与不安

口罩 请人闭嘴

须不知

遮得住一时

  罩不住永远

酒精:杀毒,我是认真的

慌乱之中

有的人用酒精搽洗

有的人拼命渴饮

总想把毒肃杀于千里之外

狼来了

一副草木皆兵的样子

赶走狼

或许  能觅到一时的安宁

酒精发誓  宁可燃成灰烬

也不愿成为人们救急的祭品

它希望用来刮骨用来断腕

用在平时的刀刃上

为大地拨出最后的一枚毒刺

让一束光涅槃重生

哪怕自己香消玉殒

可是  它忧心忡忡

另一条潜伏于黑暗之中的恶狼 

或许  会反扑而来

僧人留下的迷

一度念念有词的高僧

一辈子淹没在经声佛号之中

他欲唤醒那些苦海迷路的众生

可是  没有谁愿听他的叨唠

他忍气吞声装下了所有的悲悯

独自出行

一路化缘  欲劝诫众生

可是  没有何人理会

圆寂的时候

高僧半闭着眼看了看身旁的信众

发出了最后一声长叹:

世事难测  世人难为

万事因果  天道轮回

可惜  人世间

留下了一道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迷

回 忆 自 由

这些日子  自由

在不明不白中打了折扣

就像门锁不仅生锈

且被钉上了密密麻麻的钉子

直直地望窗外飘雪

呆呆地看着屋檐稀疏的雨滴

阳光虽然时隐时现

却覆盖不住渐渐发霉的心事

屋外的鸟开始帮室内的鸟请愿

笼中的鸟却饥渴嗅着天空的痕迹

时而拉起一行惆怅的家常

即便春色慢慢靠近

再也无心采撷

茶喝了一壶又一壶

烟抽得满屋曼舞

酒却洒了一地

一觉醒来桃红柳绿缀满枝头

却近在咫尺远在天边

  除了哀思 怒吼 愤懑之外

要么  拼命地回忆

往日的自由——

自由的脚步 自由的舌尖 自由地购物

自由的车轮 自由地呼吸新鲜空气

当然  还有自由飘洒的飞沫……

当自由不堪回首的时候

我们还会回忆什么呢

 

曾经一度温馨的名字

如今幻化成一道道坎

神荼 郁垒 秦琼和敬德

一脸的杀气

  一箭之遥却遥不可及

明明自己的家却变得如此陌生和惶恐

因为  家早已成了战场

成了抵御魔鬼的最后一道屏障

虽然只进不出

至少  我们有家可回

而那些仍然逆行的人们

却有家难回有家不回

她们  何曾不想回家

一场史无前例的全民修行

医院 火葬场 墓地

还有不太敢声张的哀嚎与抽泣

汇就一张醒目的生死晴雨表

表上的数字每次都在刷新每个人的心跳

深深刺痛着地球上的眼球

原来  死亡如此简单而快捷

甚至一触即发

可以说

谁会在佛跟前装腔作势

却不敢在死神面前张牙舞爪

人不到生离死别

谁会低下那颗高傲的头颅

清灯一盏梵香几支

终将归于尘土

主动请缨刮毒的人无疑被视为疯子

而疯子永远不知道自己成为了疯子

隐瞒自己的所作非为

如同行尸走肉

一如迷走在梦里

一场全民修行史无前例

正在温室里浩荡

对墙围坐 沏茶听琴

似乎人生最高境界不期而遇

抖音快手  火山陌陌

飞速流失的流量也毫不吝啬

连同一同汩汩流失的时光

怒骂争吵 发疯发泄

夹杂着爽爽吃洗洗睡迷迷醉

当然还有那些不绝于耳的花腔高调

谁说不也是在修行呢

林子太大

谁都想留下生命一道辙

虫也好鸟也罢

欲彼此敬畏 却欲罢不能

唯恐上苍也找不到答案

如果修行仅仅关上房门的话

下一场暴风雨

或许 会来得更猛烈——

浏览 (133)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版权信息
   邮箱:zgrmwyw@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文艺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