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文艺网
地方分站
北京 河北
山西
辽宁 上海 浙江 福建
山东 湖南 广西 重庆 贵州 西藏 宁夏 新疆 澳门 内蒙古
天津 河南 陕西
吉林 江苏 安徽 江西 湖北 广东 海南 四川 云南 甘肃 青海 香港 台湾 黑龙江
百变鬼才——惟独不过生日的萧宽
人民文艺网    2018-09-14 16:27:27    文字:【】【】【
   
(图为萧宽给作者孙玉良题字)
    【人民文艺网讯:】孙玉良  认识萧宽,是在2018年民间榜样春晚的舞台上。那时,他受邀表演画马,人们疯拥而上拍照,主持人介绍萧宽时,没有在后面加什么缀词。萧宽嘛,在书画界谁不知道,已用不到说著名什么什么家了。虽然他的名头、聘书可能已高过山顶,但人们已不屑于记住那么多修饰语,只剩下了两个字:萧宽。

(作者与萧宽合影留念)
 
    大道至简,大抵就是如此吧。一如萧宽画马,几分钟搞定,栩栩如生,神采飞扬。

(作者孙玉良与萧宽合影留念)
    真正零距离结识萧宽,是通过朋友许鹏的介绍,他是南京人,来到北京,就住到萧宽老师家里。他以萧宽学生自居,已有十年感情了,每到北京,就到萧宽家里,和到自己家一样随和。我与许鹏是微信神交,每天都通过网络交流。聊到萧宽,他说:萧老还是你沧州老乡呢,上午有空没,有空就过来,一起吃吃酒,叙叙乡情。于是我从通州宋庄画家村六点出发,坐了三个小时的地铁、公交,赶到平西王府附近的天骄画院——萧宽的家里。

(萧宽作品欣赏)
    不敢大声喧哗,因为萧宽正在睡觉。九点多了还在睡觉,让人产生一种“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的意境。许鹏介绍,萧宽四点多还与许鹏吃酒呢,凌晨方睡,中午十一点估计就醒了。他是一个随性自然的人,想吃吃,想睡睡,想创作就陷人无我之境,想吃酒就变身梁山好汉。正好利用这个空闲时间,游览一下萧宽的画院,品味一下萧宽的作品,岂不乐呼。

(萧宽作品欣赏)
    萧宽的画院,是一座艺术宝库。满墙上都是他的作品,有书法,有绘画,仿佛艺术的海洋。有的在宣纸上裱好悬挂,有的未装裱,也沾贴在墙上。令人称奇的是,有的直接写在了白白的墙上,寥寥几笔,夸张而随意,仿佛儿童的信手涂鸦。除了绘画,还有雕塑,大的、小的,瓷的,青铜的,摆在书架上、茶桌上,奇形怪状,形态各异,但却件件珍宝。尤其印在宣传册上的萧宽祼像,惟妙惟肖,令我忍俊不禁,他给自己剥去了所有的衣服,赤裸在世人面前,活成了婴儿。仿佛有一片衣服存在,便是生活之累。我问许鹏:生活中的萧宽,是不是一个老玩童啊?

(萧宽作品欣赏)
    果然被我猜中。十一时许,萧宽醒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原来,有电话将他吵醒了,祝福他“生日快乐”。萧宽礼貌的回复,祝福对方,然后一身便装踱出来。说是便装,其实就是一个大裤衩,一个大背心,一双拖鞋,再无其他。萧宽与共和国同龄,古稀之年了,但身体很健壮。画室里有一个乒乓球台,来了球友,往往要挥上几拍,哼哈之间,来来往往,便有了青春的活力。他的头发乱蓬蓬的,很长,花白,仿佛可数,一根一根充满了苍桑。萧宽留须,和头发浑然一体,让人一下子就想到了《笑傲金湖》里弹琴的那个老头。他的眼睛很深邃,初看起来,有一种洞穿历史的感觉,他的鼻子很大,千年树根一样,在脸上凸起,象一座高山在呼吸。或许是常年生活在艺术氛围中吧,萧宽的脸,很厚重的样子,既象老子出关中那位骑在青牛上的老子,又象释迦佛祖大殿里的罗汉,还象终南山的侠客隐士。他肚子里的学问,不知有多少,或许有一个太平洋大吧。直视萧宽,仿佛他身上的每一丝皱纹,都隐藏着无穷的智慧,让人高山仰止。

(萧宽作品欣赏)
    相互介绍寒喧几句,听说我也是沧州人,几分钟内萧宽便与我熟识起来,侃起了他儿时的故事,讲起了他的求学,他的创业,他的艺术历程。萧宽祖籍沧州青县,那里是盘古开天地的地方,果然历史厚重。萧宽的儿时,是在沧州度过的,生活了整整五年时间。他只记得那时很穷,要去拾柴打草。八岁时,因为上学,所以离开沧州去了出生地天津,后来又去内蒙插队,领略科尔沁大草原的风光。萧宽当知青不忘学习,1977年吉林大学文学院毕业。萧宽涉猎广泛,他是书法家、漫画家、雕塑家、策划家、文学评论家、散文家、诗人,但在我看来,他更象一名俗世中的“求道者”。他每一件小事,都追求新意,他每一句言语,都充满禅机。萧宽有一本书,用漫画诠释《道德经》,他用艺术悟道,翻看这本书,我仿佛穿越时空,看到了两位老人,一位是老子,骑在青牛上朗读道德经,一位是萧宽,随着老子的朗读,在大地上将老子的每句话都配上一幅图画。二人配合默契,就象俞伯牙与钟子期的高山流水,艺术圈子里,大概也就萧宽能读懂老子罢。

(萧宽雕塑作品欣赏)
    萧宽又是诗人,他的诗这样写道:眼神与眼神聚光/心灵与心灵碰撞/今天与明天对话/远古与未来衔接/黑白交炽——白天与黑夜连在一起/是非分明——冬季夏时拧在一起/喜悲对饮——酒杯幻梦醉在一起/哀乐交融——瞳孔古陶恋在一起/命运共济——鲜花骷髅相约一起/爱恨共枕——天堂地狱梦在一起/诗人折一枝柳眉/画家抽一根睫毛/瞬间/永恒……。这样的诗,写尽了人生,写尽了历史,洞穿了世界。犹如灌顶醍醐,令人豁然开朗。世界上的事,有什么想不开的呢?凡是接触萧宽的人,大抵都能受到这样心灵的熏陶。

(萧宽漫画诠释道德经)
    求字,萧宽略思索,便有了创意,狼毫挥洒,“风尚先生孙玉良”、“孙玉良游义梦乡”、“历史也能这般幽默”吞吐而出。我获得过2010年度“风尚先生”称号,故萧宽有此语;我一本书的名字叫《游义梦水——孙玉良乱弹四大名著》,萧宽笑言,下一本书就叫“游义梦乡”吧,我们都是沧州人嘛;“历史也能这般幽默”,是我著的另一本书的名字。萧宽说,“常人都写‘厚德载物’什么的,我不写,德行不够,载得动么?”

(萧宽在创作)
    萧宽有妻有女,都是画家,一家人各自用画“禅”述人生。女主人不在家,萧宽提议配几个凉菜在家里吃,“自由”一把。于是一碟萝卜小咸菜,一碟花生米、粉条、豆腐丝、嫩黄瓜搭配的小凉菜,几根大葱白配酱,几片洋葱头青椒,三个鸡腿,便成了我们的下酒菜。三杯浊酒下肚,便可以徜徉艺术天空“论英雄”了。吃饭,是一碗热腾腾的牛肉面,连汤都要喝净的。大道至简,表现在方方面面,请客吃饭也是一样。饭吃完了,剩下一些凉菜,萧宽说,将酱放在上面,用筷子一搅,便是酱菜一盘,晚上正好享用。农民种地不易,就是一根菜叶,也是不能浪费的。

(萧宽自雕像)
    我问萧宽:听许鹏说今天是你生日,是今天么?未料此问竟然成了“晴转阴”的导火索,萧宽驳然大怒,斥责许鹏:“我说了多少次了,我不过生日,我不过生日,为什么你就是不听。你脑子里多想想国家,多想想民族,多策划些对百姓有益的事。正事没干几件,这些俗事倒挺上心。我几十年没过过生日,你不知道么?”,许鹏尴尬地脸红了,讪讪地笑着,我胸中突然有一股正气升腾……

(萧宽祼体创作)

    这就是萧宽,喜怒无常的萧宽!
    (作者:孙玉良,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工业合作协会国策智库专家委员会人生学专家)

(萧宽为作者孙玉良赠书题字)
    萧宽简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中国国情研究会会员、中国策划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会员、文化部艺术人才库专家评委、中国策划管理指导委员会策划专家、新华社书画院高级画师、亚太经济领袖峰会艺术顾问、一代天骄书画院院长、吉林大学文学院兼职教授、内蒙古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国际诚信节总策划、发起人。国际浪漫节总策划、发起人。其创作的民俗市井人物大型铜雕《从头开始》、《乐在其中》、《笑口常开》、《甜蜜人生》等落座北京天桥,著名教育家、诗人公木大型雕塑落座吉林大学,2000年荣获“首届中国企业最佳策划人”称号,获“中国企业策划案例”金奖,2004年获首届中国广告业“十大新坐标人物”,被誉为“中国实力派艺术家”、“中国最具升值潜力的十大书画家”、“百变鬼才”等。
浏览 (3431)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版权信息
   邮箱:zgrmwyw@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文艺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