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文艺网
地方分站
北京 河北
山西
辽宁 上海 浙江 福建
山东 湖南 广西 重庆 贵州 西藏 宁夏 新疆 澳门 内蒙古
天津 河南 陕西
吉林 江苏 安徽 江西 湖北 广东 海南 四川 云南 甘肃 青海 香港 台湾 黑龙江
人民文艺家协会会员孙粉鲜简介
人民文艺网    2018-07-12 13:09:52    文字:【】【】【

孙粉鲜,笔名,雨君。山西原平人,现居潞城,自由撰稿人,现为人民文艺家协会会员。

1990年参加工作,2016年下岗。

《西江月.涓涓细流话源头》获2012年中国沁源“沁新杯” 最佳词赋奖 。

散文《戏台院》获2015 ,由山西经济广播、 山西影视频道、山西广播电视报共同举办的《记住乡愁》征文大赛三等奖。

《海娜花》获得2017年中国团结出版社出版的《中华散文精粹》一等奖;

《疯姐》 一文获由《海外文摘》杂志社、《散文选刊?下半月》杂志社等单位主办的“2017年度中国散文年会”二等奖。

散文《撕碎的情感带》获2017年“王城杯”全国征文大赛优秀奖。

《杯水也是人间情》获长治市委宣传部、长治扶贫中心举办的扶贫征文大赛优秀奖。

《母亲的言传身教》获潞城市好家风征文二等奖。

《葛井山探幽》获“中国最美游记”征文三等奖。


作 品 欣 赏


握 手

文友登q,一文学爱好者申请加友,上来即发表情,握手,象征性地回应了。而后,此君每出必握,且聊一句,握一下,聊十句,握十下。直“握”的文友心犯怵,见“握”欲呕。谈文学就谈文学嘛,句句握来作甚?初次相见,握便罢了,如此泛滥,不知有谁受得了。以后,若谁再来表情握他,便不再睬。

与人握手,递的也是一个礼节,一种意思。或相识、告别、或寒暄、致意,或感谢、鼓励、或支持、慰问,重在心态,无关次数。柳三变与情人长亭话别,二人“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又念及此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更是凄楚十分、孤独万般。《后汉书·李通传》说了刘秀与李通及相见,共语移日,握手言欢。秀与通,素有隔阂,经得握手言欢后,方发生南阳合伙密谋起义的事态。《东观汉记·马援传》:“马援与公孙述少同里闾相善,以为既至常握手,如平生欢”。 马援与公孙述一见如故,握手,相交甚欢。

尽管诸多古时握手先例,但梁实秋先生还是说,“现下通行的握手,并非古礼,既无明文规定,亦无此种习俗。大概还是剪了小辫以后的事”。

在电视里见古人最常行作揖合十礼仪。林语堂说那是自己握自己的手。西人见面才是互相握手。现如今,作揖变握手,“握自己手”成“握别人手”。

握手握的是一种感觉。一女友出去采风,被介绍认识一位知名诗人,与大师握手。大概女友长得稍有些姿色吧,大师眼直直地盯着她,手亦被紧紧握着。欲抽,却被攥更紧,正愁如何,另外文友过来与大师寒暄,她才得以脱开。

遂想起电视剧里,对手相逢,强一方用力握弱者,且以眼神示之:看我不捏死你!

一美少女遇到地头蛇,被握住:看你还能逃出我手心?强扭的瓜不甜,没有感觉,再强握,也只是一只冰冷冷的手指。人说,握着老婆的手,好像右手握左手。但若握住心仪人的手,就如一股暖流,一股电磁流了。

有一则谜语,猜一桩事:男人站着做,女人坐着做,狗翘起一条腿儿做。——这是指握手。小时候训练狗和猫,递爪,递了爪就喂食。刘师傅的雪纳瑞,昵称小雪。见面即蹲下,双手握小雪双前爪,嘴几乎凑上了小雪的嘴巴:哎呀,小雪,我的宝贝,想妈妈没?刘师傅对她老汉早没这份温柔了。对小雪却有诸般感情。

美国著名女作家海伦·凯特说:“握手,无言胜有言。有的人拒人千里,握着冷冰冰的手指,就像和凛冽的北风握手。有些人的手却充满阳光,握住它使你感到温暖。”

每年大年初八,第一天上班。厂领导率部门领导到各支部问候,挨个握手。有挤到屋子里握的,有的在屋外没去握。可握到温暖的手,也可握到麻木的手。

不必为吝啬伸出手掌,也不必因为应酬而磨粗了你的手掌!



守家的狮子


在老家的墙围上画着一不溜动物世界里的猛兽,个个都栩栩如生,似乎像聊斋里所说,能走出墙围,与人为伍。在众多的兽类里,最数老虎和狮子凶猛和威武,呲牙咧嘴,恨不得吃了大家。我一抬头就与它们的视线对上了。不知父母亲是怎样想的,当初画墙围时,那么多山水花草,人物典故,却偏偏选择了动物。叫人看了不舒服。

     或许父母亲未觉不妥。直到父亲那年担土吐血,去大同二院检查,说是肺癌。母亲吓坏了,求神拜佛,并把不吉怀疑到墙围上的老虎和狮子上。母亲找来纸张,用胶布把狮子和老虎给遮了个严实。好在后来父亲再次复查,确定误诊,一场虚惊。家人的心才踏实下来。不过,狮子和老虎依然遮着,直到搬离老家,始终没有把它们解放出来。

    到潞城后,见街道两边的单位门口,蹲着的石狮子脸面被红布遮了起来,以为像我们家一样,怕不吉利,可又想不通,既然不吉利又为何要放石狮子。和一文友说起此事,文友笑我没文化。他说狮子是镇宅神兽,是民间习俗。他说石狮子脸面被红布遮,是因为狮子没有开光,开光之后,自然不用红布蒙。这位文友颇有学识,他居然知道刚买来的新狮子,必须选个黄道吉日,请人开光才行。在正式仪式时揭开红布,大师用清水点狮子的眼睛,意为点睛。也有用纯红大公鸡血蘸朱砂点眼后,用红绸包着,以免看到不洁的东西。红绸要等老总揭去,闲杂人等回避,第一眼看到是老总。才算礼毕!所以石雕不开光它就是个石雕,开光后才是有灵气的瑞兽。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经文友点拨,我才得以解开存在心间多年的疑惑。狮子,乃避邪物。不开光,是工艺品,开光方护国安邦。难怪在府邸,园林,陵墓,印钮上,桥梁,宫殿,寺庙,佛塔,以及大门左右两侧都会看到它。

据说,看门的石狮子不仅得开光,且摆放亦是有规矩。一般来说,都是一雄一雌,成双成对,而且一般都是左雄右雌,符合中国传统男左女右的阴阳哲学。放在门口左侧的雄狮一般都雕成右前爪玩弄绣球或者两前爪之间方一个绣球;门口右侧雌狮则雕成左前爪抚摸幼狮或者两前爪之间卧一幼狮。知道这一学问后,再遇到踩绣球的和卧幼狮的便知公母,不再冒傻气。

    估计银行前面的石狮子是开过光的。曾在某一银行门前见过两个狮子,嘴巴一张一闭。不知什么原因,问一易学朋友,原来张是招财,闭是守财,钱财只吃不吐的意思。真有趣。

一次出去采风,见一古老的庙前正门两侧的石狮左公右母,公狮张口注视来往信众;母狮子闭口护子,或许是表现传统社会男尊女卑、各司其职的特性吧。 但有人说它们在念佛号,一个“阿”,一个“弥” 究竟是怎么回事,没有考究过。

     当然,无需开光的狮子也居多。比如园林里,印钮上,桥梁上的狮子。记得小学课本里《卢沟桥的狮子》一文里说,卢沟桥的石狮子共有492只。有的母子相抱,有的交头接耳,有的像倾听水声,有的像注视行人,千态万状,惟妙惟肖。若是开光,那么大的数量,可够人忙乎的。再说也没有必要开光。

     说起桥梁上的石狮子,自然地想到潞城环城水系的桥梁了。不写狮子时,从不关注,一说写狮子,才想到关注。望柱上一边“蹲”着一个踩绣球的小狮子。且对称着。虽然数量不多,形态简单,我想,即便再简单的石雕,它也是辟邪物。不然,为什么不雕刻其他物件。

       在古代民宅中,摆放狮子塑像的作用主要是镇宅治邪,使门外的邪魔妖怪不敢入屋扰人。现代人同样喜欢摆放狮子塑像,但由于很多人像我一样不了解狮文化和风水学,滥用和随便摆放狮塑像,使威猛的狮子塑像失去了应有的“作用”。

 

滴 水 观 音

/雨君

母亲已年逾八十,但耳未聋眼未花。母亲不识字,听不懂普通话,看不懂电视。也不喜欢串门,更不喜欢坐在小区外的圪台上,和一帮老头老太太晒太阳,看马路上人过车来,看小贩卖东西,看过往人买东西。我常常看到这些老人们,他们好像大都痴呆着,似乎等着每天日落,等着像黄叶一样脱离树枝,落地,化泥。但我依然劝母亲向那些老者学习,因为那毕竟是一大帮人,比她独度晚年红火。我似乎把陪伴母亲的责任推向了外面,推向了那帮人。

但是母亲不喜欢出去,除了买菜。她喜欢呆在租来的单身宿舍 ,琢磨给我改善一日三餐,怎样一礼拜不重样,此外就是低头纳鞋垫。她不仅给她自己的四个子女纳,还给儿媳妇、女婿汉、孙子、孙媳妇、外甥女、外甥女婿、重孙子、重外甥女,以及我舅舅妗妗、一些有亏欠的的人纳。母亲鞋垫上的内容都含有如意吉祥之意,她慈祥虔诚的心期望她的鞋垫保佑亲人们在人生道路上一帆风顺。从没有数过母亲一年纳多少鞋垫,反正我们的鞋垫已经攒满了两个床头柜。我总劝她:“娘,不要再纳了,纳了,我们不一定垫,再说已经足多了。”母亲老是一个口音:“多攒些,我不在了,就没有人纳了,你们没有鞋垫,我在那边也不放心。”我常常把鞋垫的照片晒在朋友圈,朋友们说是极好的工艺品,让卖,我动心了。老公责备:“怎能卖掉鞋垫换钱?旁人体谅不到妈的苦和心,你也体谅不到吗?那鞋垫不止侵满妈的祈愿,更侵满妈的心血和汗水。”我被老公说的无话可对,只得把羞愧咽进肚里。

母亲喜欢拿鞋垫让邻里看,邻里皆喜母亲纳的鞋垫图样和色彩,都来让母亲给她们画样,教学。有人觉得亏欠于母亲,就给母亲买些零碎吃的 。有一妇女送母亲一盆花,说是滴水观音,都绿叶,不开花,多浇水可滴水。我知道,母亲只喜欢开红花的花,不开花的绿叶子并不想要。总说地方小,嫌乱,也不好看、麻烦。但是母亲这次被“观音”两字吸引了,破例要了一盆都绿叶终身不开花的花。因为在母亲的观念里,观音是救苦救难的大神仙,老家的大红柜上常年供着一尊观音大师的塑像。每次家里人生病或者出门、考试、找工作、儿女婚事,母亲都虔诚地给观音塑像叩头、上香、摆供。她看着袅袅上腾的烟雾,喃喃自语,祈愿儿女身康体健,年年如意,平安。母亲的心意顺着袅袅烟雾散到空中神仙那里。那次,为感谢送滴水观音的人,母亲专为人家纳了一双鞋垫。

母亲期望这盆观音花能给亲人们带来好运。她还把滴水观音画下来,纳到鞋垫上,以求吉祥。听说那盆花需要勤浇水,母亲做甚不做甚,首先是给“观音”花浇水,她渴望看到“观音”滴水。母亲一定希望滴水观音之滴能普渡我们家。可是那盆花养了几年,也未滴一滴水,但母亲从来没有对那盆花失望。谁教它叫个“观音”,肯定没有白叫。

我得了失眠症以后,母亲让我把那盆滴水观音搬到我家养活。我并不喜欢养花,没有耐心,老公买回家的花,我从顾不上搭理,任由它们干渴,枯朽 。有一盆仙人掌和橡皮树,尽管我不朝理,但它们生命力很顽强,总是绿飕飕。我嫌它们摆在地上添乱,想扔。老公阻拦:“碍你甚事,那么大的洁地连盆花也容不下?”经过激烈争执,最终那两盆花还是被我无情地扔了。

当母亲给我滴水观音时候,我执意不要,并说:“我才不信呢。”我生硬的心肠不去理会母亲柔软的意愿。母亲听到我的话,神情大惊,怯生生地看着我,摆摆手说:“可不敢瞎说,会得罪神灵,被观音怪罪。”看着母亲慎微的样子,我心里忍不住偷笑。后来还是老公出面摆平了这事,老公一向心软,他不忍拂了母亲的好意,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把滴水观音搬回我家,还遵照母亲的嘱托天天浇水,暗暗许愿,保佑我失眠症早日康复。

滴水观音到我家一晃就是好几年,喝了我好几担水,从未偿还过一滴水,从未显过一次灵。今年十二月,三姑姐到我家,给我送连翘和玫瑰茶,因为她女儿的中药保健茶合作社开业了,送我几桶,让我尝尝,并让我代做广告宣传。三姑姐在说话期间,憋见地上的滴水观音,问:“这是甚花?”我回:“滴水观音”“叶子不像呀,滴水观音要滴水的,我看你这个不滴水,而且滴水观音滴的水有毒,叶子的乳汁里有毒。” 听三姑姐一说,我心下纳闷,不是滴水观音,到底是个甚?我拍了照片,去微信朋友圈问,无人应答。

未能闹清那盆滴水观音的真假,又听说滴水观音叶子汁液有毒。我想,滴的水不是甘露,还有毒,即便虚伪地圪挂个“观音”名,又能怎样?再次产生扔的念头。老公又阻,“又碍着你哪儿了?”我答:“怕它有毒,不敢清理它的黄叶。” “你不会扫地拖地都绕着它?再说未必是滴水观音呢”“这可是妈的一点念想和寄望,不要告诉她老人家不是滴水观音,姑且养着,让妈高兴。”这次我依了老公。

直到有一天,我在一个旅店大厅遇见了滴水观音:它很高,似乎要顶住天花板。它开着单瓣的花,却不显单调。白色的瓣儿像靠椅的底座,与绿叶互衬,青白分明。黄色的花心像尊观音佛,让人感到温馨和神圣。栽着这个花的磁盆很大,土很厚湿,想必浇了不少水。绿幽幽的叶尖和叶边,隔一段时间就向下滴一滴水,殷湿一小滩地面。当我刚想去触摸叶片上亮晶晶的珠露时,旅店人说:“别碰,那水有毒,因为它的汁液和根都有毒”。

原来我家的花真的不是滴水观音,不仅不开花,不滴水,个子也不高。但我努力改变初衷,抽空也去照顾一下假冒货,不期它感恩滴露,不期它能给与保佑,但赏它浑身绿韵,如一抹春天留在我家一角,如一抹青云,透出清风般清气。但宋人释如净诗云:“晓来窗外听啼禽,春风不在花枝上”,其中“春风不在花枝上”一句戳到了我心坎,我意识到,真正的春风不在花枝上,而在做母亲的心里!真正的滴水观音不是那花,而是母亲!滴水观音之水有毒,而母亲之滴水是甘乳,是心血和汗水,是爱。母亲才是佛!



见 与 不 见

去年7月份,我回了趟老家。

临走前和省城的一教我学散文的作家老师说,晚上住在七天太原大酒店,让他过去坐一坐。早在出发前,我就给他qq留了言,他没有反应,我又给他手机发了信息,还是没有回复。我隐隐感觉到了一种不安。根据我对他的了解,他应该是看到了信息,但就是保持沉默。也许是出于不甘或是对自尊心的维护,我想有我必要跟他落实和解释一下。

于是我又腆着脸地问他,是不是不敢见我?他说,啥?故装糊涂。他说,他在忙,赶稿子。知道他忙,但我毕竟是第一次去看他,有朋自远方来,即使没有欣喜的必要,也该有最起码的客套吧,哪怕几个字。我说我还能吃了你?还相跟着好几个人呢。一个大老爷们竟然怕我这个弱女子吗。他说他晚上从来没有出门见客的习惯,还说晚上练书法。这分明是在找理由嘛。人家好不容易瞅了个机会来一趟太原,又不要你请客,你竟然不见。之前自我感觉相处不错,还想好了见面后怎样开口,谈些什么样的话题,结果却是这么个样子。我越想心里越凉,越想越委屈。眼泪被强迫在眶眶里打转转。我努力调整心态并做出轻松的样子。我不想让车上的人看到我的样子。

《红楼梦》第二十六回, 黛玉担心宝玉受贾政的责骂,晚饭后特意去怡红院看看,结果晴雯不给开门,黛玉吃了闭门羹闷闷不乐。又眼看着宝玉送宝钗出来,更生误会,不由触动了寄人篱下的凄凉心境,于是在沁芳桥畔含泪葬花,便有了“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的凄凉感叹。我这何尝不是吃了老师的闭门羹呢。

由于中途在祁县办事,耽搁了些时辰,到太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太原街上整修的乱七八糟,我们的车绕来绕去就是找不到提前预定的酒店,导航明明提示七天酒店就在附近,车就是开不过去。等找到酒店已是半夜两点半了。早算计到太原会晚些,但没想到有这么迟,否则也不会有见他的念头了。

八月份我又去太原办事,因为上次吃了闭门羹,决定这次干脆不跟老师提去太原的事情。可那一晚还是忍不住提了。想来他晚上不喜欢出门见客,白天总该行吧。结果他说那几天他在外面采访。哪里有那么巧的事情,就是真有,难得我再一次去,他不该狠心拒绝我的诚心。那晚我一宿未眠,伤感之余,一口气填了两首《清平乐》:

(一)寻思捻字,难诉幽幽意。 不怪云高无碧水,烈酒浅尝自醉。 
 
暮霭层掩西楼,空栏正对帘钩。人面遥遥他处,幺弦次第春愁。

(二)知了次第,柳韵依依碎。昨夜西楼人浅睡,一任凄风愁坠。
红桃白李花残,昏光却照憔颜。怎忍寸心冷落?柔肠不敢微寒。

 

人有时候还得适当悲观一些,对任何事情不能抱有太大希望,更不能苛求什么。

否则,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再者,该想开就得想开,否则就是自寻烦恼。不见能怎样,见了又能怎样。再想老师夜不出户断然不会发生那些酗酒、赌博、逛歌厅和一夜情之类的事情。这一点恐怕少有男人能做到,由此也就对老师产生了敬佩之心。老师是值得交往又可靠的男人。

其实人与人之间如能和谐真诚长久,见不见都无所谓。

仓央嘉措有首诗说: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浏览 (3456)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版权信息
   邮箱:zgrmwyw@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文艺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