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文艺网
地方分站
北京 河北
山西
辽宁 上海 浙江 福建
山东 湖南 广西 重庆 贵州 西藏 宁夏 新疆 澳门 内蒙古
天津 河南 陕西
吉林 江苏 安徽 江西 湖北 广东 海南 四川 云南 甘肃 青海 香港 台湾 黑龙江
流泪的顶针
人民文艺网    2018-06-22 09:56:59    文字:【】【】【

         母亲的手指上,一直戴着一枚顶针,像一颗钻戒,闪耀夺目。
       母亲年老了,很多年没有做针线活了,但是,她一直不愿意取下那枚闪亮的顶针,经常用布擦拭它。我曾对母亲说:‘’妈妈,你这么大岁数了,不再做针线活了,把顶针取下来吧。‘’她总是说:‘’我戴着它习惯了。‘’
       去年,姐姐回娘家探亲,特意为母亲买了一枚戒指。母亲从来没有戴过戒指,她终还是觉得很不习惯,戴上又取下,姐姐见状,拉着母亲的手执意要她戴上,母亲只好极不情愿地戴上它。
       戴上戒子后,母亲感觉很不自在,摸摸手指上的戒指,一会儿取下,一会儿又戴上。自从姐姐离开娘家后,母亲悄悄将戒指取下,放在抽屉里。那枚顶针见证了这一切,它感动得泪流满面。这么多年,母亲对那枚顶针不离不弃,于是,顶针开始回忆它辛苦的一生。
       它愿意回忆的是和母亲在煤油灯下相伴的日子。
       那时候,农村的经济是十分贫乏的。我家世代躬耕,家境贫穷,没钱买新衣服,新鞋子,母亲便一针一线为我们缝补、纳鞋底。记得那时候,白天,父母在山坡上干农活儿,吃过晚饭后,父母分工十分明确:父亲负责宰猪草,母亲则在煤灯下做针线活儿。每个夜晚,母亲便端出一个竹篓,里面装着一些碎布片、针、线……昏暗的煤油灯光下,母亲一针一线地缝补着,那枚顶针一直陪伴着母亲。时间久了,它被磨得锃亮。它是饥寒时代的功臣,为我们送来了温暖。如今,母亲不再做针线活了,曾经与它一起的针线都被遗落了,唯有它,一直被母亲戴在手指上。
       那枚顶针想到曾经与母亲一起劳作的情形,想起那无数个夜晚,它躺在母亲的手指上哭泣,它的泪水顺着母亲的手指流进了母亲辛苦劳作的岁月。这么多年过去了,它万万没想到的是,母亲宁愿戴着它,而不愿戴那颗闪亮的戒子。它静静地躺在母亲的手指上,像一位退休的功臣,陪伴母亲渐渐老去。
       那枚顶针,像母亲的孩子,已经被母亲视若珍宝。母亲一定会一直呵护它,爱着它。
(张盼,四川达州市通川区西罡学校教师)
浏览 (3336)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版权信息
   邮箱:zgrmwyw@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文艺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