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文艺网
地方分站
北京 河北
山西
辽宁 上海 浙江 福建
山东 湖南 广西 重庆 贵州 西藏 宁夏 新疆 澳门 内蒙古
天津 河南 陕西
吉林 江苏 安徽 江西 湖北 广东 海南 四川 云南 甘肃 青海 香港 台湾 黑龙江
麦 壳
人民文艺网    2017-11-25 08:46:57    文字:【】【】【


●  杨东志

“麦壳走了——”

所谓“走了”,是乡下人对自己喜欢的人“死了”的代名词。

麦壳的死,让村里一下子少了许多欢笑。

麦壳小时候特调皮,而且有着丰富的幽默细胞,譬如他把喝酒叫做“喝猫尿”,把吃饭说成“塞窟窿”,把喝汤叫做“平平窑”,把下地干活叫做“上健身房”……

麦壳喜欢开玩笑,而且不分场合与人员。有一件事更是让人“过耳不忘”——

那是麦壳十岁那年。有一天,他和小伙伴一起用水浇“地班长”(方言。即地老鼠)“淘粮食”,一只老鼠被灌出洞口时,被他一把抓住。恰巧,此时一个比他大几岁的邻家哥哥正在附近解小手,于是他便跑过去将这只“地班长”装进了这个邻家哥哥的裤裆。可能是那“地班长”正在着急吧,所以一下子咬住了这个邻家哥哥的“小鸡鸡”。虽然只是咬了一点点包皮,伤势不太严重,但却因而吓得这个邻家哥哥一连几天发烧不止。为此,麦壳的父亲在狠狠揍了麦壳一顿之后,气尤未消地嘟囔道:“真后悔……我和你妈当初为啥要你这个调皮捣蛋的儿子?”谁知道泪痕未干的麦壳居然不假思索地大声说:“你们那是为了舒坦——”

麦壳很喜欢看书,尤其是喜欢看故事书。他虽然上学不多,但记忆力超人,但凡看过的书,他都能大差不差地讲出来。那年月,乡下没有什么电脑电视,所以“听故事”就成了小村男女老少的主要娱乐项目,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娱乐项目。而麦壳,就是那个会讲故事的人。

讲故事的场所就是小村吃水井旁边的大槐树下。

乡下人朴实,认为麦壳“讲故事”也要“费脑子”、“费力气”。当时农村最缺的是粮食,所以每天人们吃过晚饭去大槐树下听故事时,都要拿一个窝窝头,也或抓一把红芋干,放到麦壳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小菠萝筐里。每逢麦壳讲完一段需要休息时,还会有比较大方的男性村民适时地递上一支自制的“香烟”。等一支烟抽完,麦壳就会继续“开讲”,直至深夜。

后来,随着农村经济体制的改革,人们的生活水平逐步提高。慢慢地,家家户户都有了电视机,“听故事”的年代也一去而不复返。但是,麦壳的“诙谐”语言还是给人们以不少的欢笑。

再后来,人们都学着外出打工挣钱。这一年的春节刚过,麦壳也在老婆的攒捏下,跟着本村的几个年轻人到南方的一个服装厂做装卸工。

麦壳没有出过远门,乍一出门,老婆就免不了挂念。所以麦壳他们搭乘的客车还没有到达目的地,他老婆就把手机打了过去:“到了吗?车上的人多不多?”“还没有到。人多得很,把人都给挤细了!”

一句话,逗得一车人哈哈大笑。

是的,麦壳还是那么幽默、诙谐,在哪里都可以给人以欢悦和快乐。

可是,麦壳似乎运气不佳,出去打工不到半年,就赶上了世界金融危机。金融危机,当然也会直接冲击到个人的生活。因为它可以导致通货膨胀、企业倒闭。麦壳所在的企业倒闭了,他自然无“工”可“打”。无工可打的麦壳只好没精打采地回到了家里。

“怎么不年不节地回来了?”老婆不明就里地问。

“遇见世界金融危机了。”麦壳懒洋洋地回答。

“啥是金融危机?”老婆又问。

“金融危机会导致通货膨胀,企业倒闭。”麦壳漫不经心地回答。

“啥是通货膨胀?”老婆打破砂锅纹(问)到底。

麦壳知道给识字不多的老婆说不明白,便微微一笑,接着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解释说:“通货膨胀嘛,也就是东西粗了,大了,但却不值钱了。它就像你身体的‘三围’:过去是86×62×86,现在是89×86×89。虽然你所拥有的一切数字比以前更多更大了,但你的价值却比以前更低了。”

麦壳第一次打工“出师不利”,所以后来虽然经济形势好转,他也没有再“出去”。不外出打工的麦壳就老老实实在家种地。农闲季节,麦壳没有事活做,他就经常和邻家几个老头老婆打麻将消遣。

这一天,麦壳吃过午饭,又去和几个老人一起打牌。不知为什么,他的点很“背”,整整一个下午,他竟然一排都没有“胡”。不但如此,而且还总是“点炮”,气得好说好笑的他脸色铁青,一言不发。这也情有可原,一个人手气不好尚且不高兴,何况这打牌还多少有一点筹码呢?

太阳隐入了地平线,眼看麻将就要散场了。蓦然,麦壳大叫一声:“哈哈……我自摸……啦……”

谁知麦壳话音沒落,竟突然身子一歪,滑到在地上,然后就像睡着了一般。

睡着了的麦壳再也没有醒过来。

浏览 (3243)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版权信息
   邮箱:zgrmwyw@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文艺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