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文艺网
地方分站
北京 河北
山西
辽宁 上海 浙江 福建
山东 湖南 广西 重庆 贵州 西藏 宁夏 新疆 澳门 内蒙古
天津 河南 陕西
吉林 江苏 安徽 江西 湖北 广东 海南 四川 云南 甘肃 青海 香港 台湾 黑龙江
解读《从大别山走出的共和国将星》
人民文艺网    2017-09-10 12:12:56    文字:【】【】【

军史题材如何讲求“红”与“专”兼收并蓄



    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诞生9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大型军事史丛书《从大别山走出的共和国将星·湖北卷》(10卷版)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解放军政治工作部、中国军事科学院和全国政协新闻局等权威部门审批,隆重公开出版发行,从而在全国广大部队官兵中掀起了一场“追著”、“评著”和“藏著”的热潮。

    相较以往的红色军史题材著作,这部大型军事历史纪实丛书让读者眼前一亮。从大革命时期人民军队初创,到以大别山为中心的鄂豫皖英雄儿女奔赴各个革命根据地;从反围剿武装斗争,到二万五千里长征;从红军整编为八路军、新四军,到投身敌后英勇抗战;从三年解放战争、埋葬蒋家王朝,到迎接新中国成立、人民共和国大授勋……丛书通过截取不同的历史横断面,系统而完整地反映了从以大别山为中心的革命老区走出的开国将帅光辉战斗历程,并着力刻画了他们那艰苦卓绝、色彩斑斓的传奇人生。

《从大别山走出的共和国将星》一书由著名党史、军史学者尹高朝担任主编,范从政、尹烁勋任副主编,已出版的为湖北卷,全书共248个传记,全10卷,520万字,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该书不但在形式上令人耳目一新,而且在内容上也有很多“第一次”的突破。


突破之一:讲求革命军史题材的“红”与“专”兼收并蓄。

    《从大别山走出的共和国将星》是一部从形式到内容都浸润着红色元素的书籍。该书绛红色的封面、封底,配上共和国将星们的照片,给人以庄重大器、明亮喜气之感。翻开书页,一位位将军的红色履历和光辉事迹映入眼帘,一则则红色的故事扣人心弦,一帧帧珍贵的红色历史图片让人啧啧称羡。它不仅全面深刻、真实生动地呈现了“将星”们那一特定历史时期的瑰丽风云,又紧扣当今时代的脉搏,实不愧为作者十年磨一剑,宵衣旰食,在浩如烟海的史料中探研而成的皇皇巨著,亦是一首敬献给共和国将帅与全军指战员的赞歌!

    “将星”一书不只是具有革命军史题材所彰显的“主旋律”色彩,还讲求思想性上的“红”与艺术性上的“专”兼收并蓄。

    中国军事科学院有关专家在审稿意见中如是说:看过《从大别山走出的共和国将星》,感到这部书稿语言生动、文字活泼,通俗易读,内容丰富,其中有许多是作者本人的采访所得,尤为可贵。对人物的政治立场观点把握基本正确,评价基本准确,不存在保密方面的问题。作者对于重大历史事件及人物形象的拿捏把握比较恰当。对于一些军事专业,诸如人物简历记叙、军事术语的运用、战役战术的表述、重大军史事件的考据等,都具有相当素养。

    审稿专家所言不虚,该书的主编尹高朝先生可非“俗流”。他早年从警,后获政治学博士学位,长期从事红色历史文化和伟人研究,既是一位党史、军史学者,又兼红色传记作家,还是资深大学教授。自20世纪80年代至今,先后有《毛泽东和他的二十四位老师》、《毛泽东和他的老师》、《周恩来和他的老师》、《开国领袖和他的老师》、《毛泽东和习仲勋——陕北十三年》、《公安部长罗瑞卿》、《赤子毛岸英》、《荆楚将帅的故乡情》等50多部著述面世,部分作品多次荣膺“五个一”工程奖等全国性大奖。

    撰写这部大型丛书,用尹高朝先生的话说就是“如履薄冰,未尝有丝毫懈怠。”除耗费十年之功进行资料搜集、采访和整理外,这部书的创作经历了前期构思、大纲、试写、正式创作四个阶段。自2010年春至2011年秋,为了完成创作任务,尹先生蛰居一隅,进行封闭式写作,经日以继夜苦战,最终形成了近700万字、重达58斤的初稿。

    据尹高朝先生介绍,为了替这一重大军事历史丛书负责,解放军原总政治部和中国军事科学院组织了十余名专家先后数次审读该书稿,在对作品给予总的肯定下提出了数百条具体意见和建议,根据专家审稿意见,尹先生对全书反复修改、八易其稿。其间,他也曾有过失望、彷徨的时候,有过甩手不干的想法,但是在部队与地方有关领导的支持和鼓励下,最终完成了这部长达10卷、共7000页的“大书”。


突破之二:探求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走“政治脱敏”的军史研究之路。

    《从大别山走出的共和国将星》一书,真实呈现了我军建设、成长过程中大量鲜为人知的历史事件,首次揭示了“913事件”以后林彪集团的一些“问题将帅”的军事与政治人生,并将林彪、谢富治、黄永胜等敏感政治人物独立成篇,对他们的军事功迹和政治罪错进行了细致描绘和公正评价。许多读者感叹此书“大胆触及以往很少触及的题材”,将这些过去只存在于民间和“野史”中的人物,第一次“请”进了“正史”之中。

    这是本书的一大特点,也可谓是一大亮点,因而引发广大读者的诸多热议。该书主编尹高朝先生针对一些媒体谈到这部书在探寻“政治脱敏”的路子时表示,“就该书题材而言,要体现内容的完整性和写作主体的公正性,诸如林彪元帅这样由中央军委确定冠以‘军事家’称号的历史人物,是不可逾越的。关于林彪的是非功过毁誉,早有中央决议为之‘盖棺定论’。但林彪作为当代最具影响的共和国元勋之一,开国将帅中最耀眼的一颗‘将星’,那么,要写《从大别山走出的共和国将星》,就不能不写到大名鼎鼎的林彪;要记述湖北籍将帅,更不能不给林彪留下篇章。”

    尹高朝先生坦言:虽然,自己不太懂“政治脱敏”指什么,只是为了给这部书尽可能多的完美;但是,在写这部书的过程中确实有很多事涉政治层面的东西难以把握,需要拿捏。当代人写当代史,难;当代人要公正地写当代的“问题将帅”,何其之难?!对于刚刚过去的这段历史,有的已有定论,有的没有定论,有的虽然有了定论,但出于不同经历、不同认识,有人又主张重新审视,这本身就是很大的挑战。不过,他话锋一转,“当代人写当代史不敢直面相对,是要把难题留给后人吗?我们就是按照信史的标准来写。对于林彪元帅这样的历史人物,如果连我们这些当代人都不能客观地面对,都不敢公正地去写,后代又怎么能客观地反映呢?”

    所幸所庆,现在是一个政治清明的时代。《从大别山走出的共和国将星》由全国政协立项,报送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原解放军总政治部和中国军事科学院之后,审稿工作一路畅通。“书中出现的林彪、谢富治、黄永胜、江腾蛟等人的有关章节,我的心里面一直在打鼓。开始没有把握,不知道能不能通过。但没有任何人对这些个传记提出疑问。这些事情敏感不敏感,关键是表现的方式是否客观公允。尽管程序很多,手续很多,但没有遇到任何刁难,只有对作品自身上的从难从严要求。”尹高朝先生补充说,“我不是要赞扬谁,这是真心话。如果没有各方面支持,不可能有这部书的问世。”201510月,该书通过审查。审查意见认为:该丛书“是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创作的重大收获”。“全书政治立场正确、思想性强,所述内容符合中共中央两个《决议》的精神,做到了在政治上、思想上与党中央、中央军委保持高度一致。所使用的资料和素材真实、可靠,符合历史事实,作者很好的坚持了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文章内容做到了实事求是。”(中国军事科学院军史百科部研究员 褚杨)

    “有些媒体说这部书体现了‘政治脱敏’,我却觉得这部书体现的是政治进步。” 尹高朝先生深有感触地总结道。


突破之三:追求军事历史文化创新,把艺术精品呈献给人民。

    “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这是时代赋予文艺家的神圣使命。衡量一个时代的文艺成就最终要看作品。推动文艺繁荣发展,最根本的是要创作生产出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民族、伟大时代的优秀作品。

    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及优秀作品的标准时曾说过,“优秀作品并不拘于一格、不形于一态、不定于一尊,既要有阳春白雪、也要有下里巴人,既要顶天立地、也要铺天盖地。只要有正能量、有感染力,能够温润心灵、启迪心智,传得开、留得下,为人民群众所喜爱,这就是优秀作品。”同时,他还为文艺家指明了创作优秀作品的路径,“艺术可以放飞想象的翅膀,但一定要脚踩坚实的大地。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

    尹高朝先生无疑是一位具有使命感的文艺家,是一位富有道德良知的学人。终其半生,他从不搞急功近利,竭泽而渔,粗制滥造那一套;从不拿低俗当通俗、欲望当希望;更视花拳绣腿、投机取巧、沽名钓誉、自我炒作、“大花轿,人抬人”为不耻。他认为,文艺要赢得人民认可,否则不仅是对文艺的一种伤害,也是对社会精神生活的一种伤害。因之,他三十余年如一日,长期致力于红色历史文化、特别是党的历史和军事史的研究,先后有数十种著述面世,可谓洋洋大观。

    尹高朝先生成绩斐然,著作等身,可依然孜孜不倦,无悔追求中华红色文化的“真经”、至境。求是杂志社编审高晨野先生早在《众里寻他千百度——尹高朝印象记》这篇文章中作如此赞叹:“……清代国学大师王维国在《人间词话》中有一段妙论——他采撷宋词中三个精句,用来形容读书治学的三种境界,以为古今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须经过这样的三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此为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三境界也。 作为高朝同志的挚友,我见证了他为寻求艺术上的‘真经’,所经历的由淡到苦,由苦到甜的全过程,我为之骄傲,为之感佩。”

    高先生的文章,也应照了习总关于文艺工作者品格的论断:文艺工作者要志存高远,就要有“望尽天涯路”的追求,耐得住“昨夜西风凋碧树”的清冷和“独上高楼”的寂寞,即便是“衣带渐宽”也“终不悔”,即便是“人憔悴”也心甘情愿,最后达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领悟。

    在写作《从大别山走出的共和国将星》一书过程中,尹高朝先生又至淡泊超然、入迷忘我的境界。从资料素材搜集到完成初稿,整整10年;从呈送中央有关部门审批到正式出版,又前后历时5年。没有任何经费支持,100万元全部自己投入。“这5年多来,我不敢说自己每天都在做这件事,但我敢说,我每天都在想这件事,想着怎样才能做到追求军事历史文化的创新,怎样才能把这部书改得更好,我反复埋头于盈地三尺余高、重达五六十斤的书稿之中,念想着早一天能把艺术精品呈献给读者、人民!”

    为中国革命建立卓越功勋的湖北、河南、安徽籍将军们,是大别山老区人民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虽然他们的丰功伟绩早已载入史册,但传承将军精神,保持和发扬大别山将军的优良革命传统,铭记红军和开国将军丰功伟绩, 弘扬伟大长征精神,仍是我们今天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最有说服力的鲜活教材。“正因如此,所以我想通过这部书,告诉大家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是从哪里来的、怎样来的?今天富强的中国又是从哪里来的、怎样来的?通过重温人民军队及将星们共同走过的光辉而又曲折的历程,凝聚社会共识,坚定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不动摇的决心,树立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与文化自信。”尹高朝先生说。

    苦心人,天不负。解放军政治工作部和中国军事科学院的领导与专家最后给尹高朝先生和《从大别山走出的共和国将星》打了满分。

“为同一片热土走出来的将军们立传,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本书的优点是侧重细节描写,内容饱满,可读性强,有部分资料还是作者亲自采访所得,这殊为可贵和难得。”“经审读后,认为传稿总体情况良好,多数传稿以丰富的史料,真实而生动地记述了传主的主要经历,以及为中国革命战争的胜利、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发展壮大、为国防建设和国家经济建设做出的贡献。主要史实准确,基本观点正确,叙事生动,语言简练。”这是那些不擅溢美之词的将校专家们给予尹高朝先生和《从大别山走出的共和国将星》的由衷赞誉……

    期待,尹高朝先生有更多的佳作呈献给他挚爱的人民!

(中国人民文艺家协会执行会长  林鸿展)

浏览 (2879)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版权信息
   邮箱:zgrmwyw@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文艺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