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文艺网
地方分站
北京 河北
山西
辽宁 上海 浙江 福建
山东 湖南 广西 重庆 贵州 西藏 宁夏 新疆 澳门 内蒙古
天津 河南 陕西
吉林 江苏 安徽 江西 湖北 广东 海南 四川 云南 甘肃 青海 香港 台湾 黑龙江
曾翔的“丑书”堪称“师古求新”——《“丑书”不丑》系列之九
人民文艺网    2016-08-03 14:04:44    文字:【】【】【
摘要:□杨东志











“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晒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每当读到杜甫的《戏为六绝句》(之二),就会想起舒同的“舒体”书法。

    “塞北梅花羌笛吹,淮南桂树小山词。请君莫奏前朝曲,听唱新翻杨柳枝。”每逢吟诵刘禹锡的《杨柳枝》,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曾翔的“丑书”作品。

    舒同先生是中国书法艺术事业的继承者和开拓者、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创始人和第一届主席,后任第2届、第3届名誉主席,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毛泽东主席称赞其为“红军书法家、党内一枝笔”,是当代自成一体的书法大师。舒同先生的“舒体书法”具有深厚的传统基础和时代的面貌特征。应当说,舒体书法的形成,不仅仅是艰苦的书艺探索,更重要的是意志和毅力的磨练。舒同的墨海生涯从十四岁在乡间小有乡誉时起,直至九十三岁病逝,长达近八十个年头,在漫长的岁月中,不管是硝烟弥漫的战场,还是“十年浩劫”的动乱,不论是在繁忙的工作岗位上,还是在罹难挨斗的“牛棚”里,他都与书法有着不解之缘,始终没有中断其艺术研究和临池实践。他的那种“舒体”书法,“浑圆有力,外柔内刚,宽博端庄,雍容大方”,并以其特有的书法风格,充分体现了他的“革命风云”、“将军气度”,故而深受人们所喜爱。当今,“舒体”书法已被输入电脑,广泛应用于报纸、刊物、电影、电视,显示出其独特的魅力。

    曾翔先生的所谓“丑书”书法,在某些方面来说,可谓与舒同先生有着“异曲同工”、“殊途同归”之妙,颇有相似之处。

    你看——

    舒同先生曾系统地学习临写过古代之多种碑帖。但是他同时又“师古而不泥古,尊古而求新变”,并格外注意取其精华,注重大胆尝试,继而逐渐形成了自己独树一帜的书法风格,创立了著名的“舒体”。

    曾翔先生则遍临诸帖,对传统的理解较常人更为广泛和深入,他勇敢地打破了名家书法和非名家书法、碑学和帖学的界限,以知识背景、生活阅历和书写经验作为判断和选择的基础,商周金文、秦砖汉瓦、汉晋简牍、北魏碑刻,只要在视野范围之内,并认为是美的,他都会把它们作为自己“取法”的对象,“拿”来为我所用。因为他认为这些东西是比“二王”为代表的名家“帖系书法”更为久远的传统,只是因为出土的时间较晚,直至清代“碑学”兴起之后,其重要的价值才被充分挖掘,并焕发出夺目的光彩。

    你看——

    舒同先生的“舒体”书法,师法于颜真卿、柳公权、何绍基等诸多名家。具体来说,他的“舒体”系从“二王”入手,以颜柳之楷为“本”,取各家诸体之“长”,使“圆浑”之“劲”,用“藏锋”之“功”,寓“巧”于“拙”,“古”为“今”用,创独特之风格,立“七分半”字体。这个“七分半”体,可以说是“舒体”书法之精华,亦既在结体上楷、行、草、篆、隶五体各取一分,风格上颜、柳各取一分,何绍基取半分,合称之“七分半”体。

    曾翔先生的所谓“丑书”书法,则朴拙而险峻,舒畅而流丽,“上可窥汉秦旧范,下能察隋唐习风”。他“植”于商周金文,“根”于汉晋简牍,“基”于北朝碑刻,并师之于“二王”,从之于颜柳,效之于米黄,法之于欧赵,且启乎于造化,发乎于心源。结体上,金文、汉简、魏碑(指北派之“碑板”)各取一成,风格上二王、颜柳、米黄、欧赵各取一成,魏碑(指南派之“尺牍”)取半成,可谓(暂称)“七成半”体。

    你看——

    舒同先生留下的作品以行书为多,而其笔法由颜体楷书得来。不可否认,要把颜体楷书的笔势转化为行书,有相当的难度。在这一方面,他可能是借鉴了清代大书法家何绍基的书技,而且受到了何绍基“颤笔”的影响。但是,舒同先生又不同于何绍基,他挹颜体的厚重、行书的点画,取“主于圆转”、“用笔不作回腕”之法。

    曾翔先生在创作时喜欢一边写一边喊。很多人都觉得他这是在表演,其实不是,这是他用生命在维护其对书法的尊重,这个东西不是一般人能做得了的,不是说谁在那里喊两声就把字写好了,最终还是要看作品本身,作品、声音和创作状态是要融为一体的。所以我可以说曾翔先生的这种创作状态,名副其实的是延续着怀素“忽然绝叫三五声”这种古人的创作状态,他是要为书法的发展做出自己的努力和贡献。而并不是像一些人所说的那样,曾翔是“要猎奇,想表现,想做网络红人,想糟蹋书法”。

    你看——

    舒同先生的书法渊源于颜真卿的楷书。颜体,是人格化的书法,并且成为千年以来“书如其人”的典型。对于出生于清末民初的舒同那一辈人,选择哪一种古代名家的字进入书法世界,都是大有讲究的。在他们那里,书法不仅是写字的技巧或艺术,还寄寓着传统的伦理道德观念。书法不但是艺术,同时也是文化。当舒同先生掌握了颜体的笔法、字法之后,这笔颜体书法已经与他的审美理想浑然一体,成为其心灵与文化传统进行“对话”的固定方式。

    曾翔先生说:“当代要想在行草书上有所成就,非得补上篆隶这一课不行”。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在篆隶书上,他下了极大的功夫,具体表现在其篆隶书法的作品上,也就是“线条的中实气满,造型的奇崛朴拙。”他曾经深有感触地对自己的朋友说:“作为一个书法家,首先要是一个汉字的‘设计家’。过去,人们总是把汉字的书写局限在‘书法’范围之内。如果把学习书法扩展为‘学习汉字艺术’,把着眼点放在汉字本身的艺术性上,放在汉字造型之美上,可能就会更有价值,思路也会更开阔,所谓前卫、传统、古典的界限也就不复存在了。”

    你看——

    舒同先生的“舒体”书法,宽博端庄,圆劲婉通,用笔老重,藏头护尾,点划润厚通畅,别具风格。但他师古而不泥古,尊古法而求新变,并注意取其精华,大胆尝试,继而逐渐形成自己独树一帜的书法风格,创立了著名的“舒体”,备受海内外推崇。

    曾翔先生的所谓“丑书”书法作品,既有魏碑的北书之刚强,又有魏碑的南书之蕴藉,可谓“入门而取形,出门而取神”。按照著名画家、书画评论家魏广君的评价就是:“曾翔的本色作品是用笔豪放、硬朗的一路。眸之于其作品、随神思其游走,你又会透过他画面所图之景,所抒之意,感触到他‘泉石膏肓,烟霞固疾’的心性。咀嚼这些作品,就感到其有高致于林泉间的心境。他以坦白清廓的内心世界,所焕发出的高旷情怀,也当是出乎吾楚人之本性。”

    凡此种种,你能说舒同的书法“失之传统”吗?你能说舒同的书法没有创新吗?

    诸如此类,你能说曾翔的书法“颠覆传统”吗?你能说曾翔的书法不是创新吗?

    不可否认,曾翔先生的所谓“丑书”书法,至今仍然处于摸索、探索、求索、思索之阶段,尚未形成“气候”。但是,我依然会“固执”地认为:以后的以后,将来的将来,曾翔先生肯定也能够创造出一个只属于他自己的书体——“曾体”。

    曾翔先生,让他们说去吧,让他们骂去吧,反正刘熙载之“怪石以丑为美,丑到了极处也就美到了极处”的理论在你这里得到了具体的体现和验证。所以,你尽管“柔弱”一些。“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是以圣人云: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正言若反”(语见老子《道德经》第七十八章。大意即:在天下万物中,没有什么比水更柔弱了。然而对付坚强的东西,没有什么能胜过水了。这是因为水柔弱得没有什么能改变它。这个柔弱胜刚强的道理,天下的人没有不知道的,却没有能实行的。所以圣人说:那为国受辱的,就是社稷之主;那为国受难的,就是天下之王。这些正面肯定的话,听起来好像反话一样,不容易理解)。

    放心,结果就是如此。



浏览 (4250)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版权信息
   邮箱:zgrmwyw@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文艺家协会